红衣女子从密道出来后,骑上一匹四蹄翻腾,长鬃飞扬的唤作“千里雪”的白色骏马,如风,似电。它四蹄腾空,长长的鬃毛披散着,蹄子像不沾地似的。一会儿平稳地腾到空中,一会儿像滑翔一般地飞过了深沟,一会儿又轻轻地落在对岸,继续前奔。见云一路往西而去,见没有黑衣人跟过来,她便放下心来,见旁边有些枯黄的野草,人马都有些劳顿,于是下马稍作休息。

    突然后面从天而降一帮人,其中为首的一个年轻男子的叫道,“小娘子,身段还不错,来到我们邪教的地盘,也不打声招呼。哈哈,是我们礼数不周呀,没有招待好这位贵客呀。”那人边说,边拔出一把大刀,下面的一群小喽啰也纷纷拿起了武器。

    那红衣女子略微有些惊慌失色之感,这才离开了虎窝,又来到了狼穴。“请问阁下尊姓大名?我们素未平生,又无深仇大恨,小兄弟,何必跟我过不去呢!见云一边说,也一边迅速的从剑鞘里拔出剑来。只见那剑鞘十分的精致,一只红色的凤凰盘旋于紫色的云雾缭绕之中。

    “果然是一柄好剑,正所谓靓剑配佳人。俏姐姐,我就是邪教排行老幺的朱无病。”大约他名字有趣,见云笑了一声。

    “这天下姓杨,姓苟的多了去,我姓朱有什么好笑?你不认得我,不要紧,我可认识你?你就是青云帮的小师妹。前段时间,我的大哥才把你那可怜兮兮的大师兄打落谷底,估计早已经粉身碎骨,体无完肤了吧,哈哈哈哈。”那邪教之人张狂的说。

    “我大师兄才没有死!你胡说八道,我大师兄才没有那么容易就死去。”见云一听到死字,十分生气,不加思虑就说了出来。

    “不会吧!他居然没有死?怎么可能?”那底下的一群小喽啰一听也吃了一惊,不知道这大师兄是不是得到什么失传的武林神功秘籍了,能从那么高跌落的地方起来,不是一般轻功所能够纵身一跃而起的。一个机灵的小喽啰早已退后,回去通风报信了。

    “我知道你这小娘子为什么这么多年不嫁人呢,估计就是惦记你家那风流倜傥的大师兄吧!”他继续嬉皮笑脸的说。

    “我,我才没有呢,你胡说八道。”见云见被人说中了心事,不由得恼羞成怒。

    “可是没用,妾有情,郎无意,你这花容月貌的,也没人欣赏,不如这样,跟了我吧,回去做我的夫人何如?你看看,我虽然比不得你那师兄风流潇洒,倒也身强力壮,年轻有为,跟着我,不吃亏。”细细一看,那年轻人长的倒是眉清目秀的,与年轻时候的大师兄还有两份相像,就是稍有些登徒浪子,轻薄之徒之感。见他们没有动,见云也没有急着动手。

    “是呀,小哥人不错的,长的又小帅小帅的,如花似玉的小娘子,你就乖乖的嫁过来吧,到时候成了老姑娘,求着我们小哥,都不会要你了。”一个底下的人说。

    “是呀,你难道没有听过杜秋娘的诗吗?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等着你的情哥哥没用,这有现成的帅哥送上门,到时候郎情妾意,双双相伴的,多好。”下面的喽啰也开始起哄起来,一片哄笑之声。这些喽罗多是些泼皮无赖,自然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

    那见云脸涨得通红,气不打一处来,“你,你,不要胡说八道,跟你们这帮人多说无益,看剑。”大师兄这些年忙于事务,倒也无心练剑,倒是这小师妹闲来无事,闭关练剑,业精于勤,练得倒也还不错,只是见云更喜琴棋歌赋,轻易不出剑伤人,所以就连大师兄也对她的剑术不以为然。

    只见那剑风驰电掣般快速动起来,如同一条银蛇在天地间盘绕飞舞,挥洒之间,又如同万千梨花朵朵,飘然而下,又如同簌簌的雪花飞舞,变化万千,而她的红裙更是如同一团红艳艳的火一般,扑面而来。大家不觉看得呆了,哪里分得清剑之所向?

    于是,红衣女子只轻轻一扫,那底下的一群小喽啰便早已打趴在地,一个个哎哟,哎哟的嗷嗷乱叫。看这女人武艺高强,个个鼠头鼠脑的仓皇逃窜,忙着回去通风报信。

    只剩下那个小头目孤身迎敌,他用那大刀重重一挡,一时间电石火花,四下飞溅。那红衣女子看出他武功平平,并不着急,兵贵神速。她只轻盈的一跃,如同一股红色的旋风一般,便已飞到了小头目的后面,以快致人,那柄冰冷的剑已然抵着这小头目的脖子。

    那人吓得半死,只好跪地求饶,“好姑娘,我错了,我不自量力,我胡说八道,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就是可恶的癞皮狗,我就是乌龟,王八蛋。求姑娘开恩,饶我性命,以后我再不乱说了。以后你们帮与我们邪教的恩怨是非,一笔勾销?你看何如?”

    见云见他说道有趣,扑哧一声笑了,说,“佛家有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看你年纪轻轻,本性不坏,不要在邪教耽误自己了,你好自为之,快快走吧,天下的好姑娘多的是,你若能痛改前非,肯定会天赐良缘的。”

    见云收剑入柄,轻盈的一跃,便纵身骑马飞驰而去了。只有这小头目还盯着她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且不说她说得有理,但是今日竟输给了一个女流之辈,以后在邪教也无立锥之地呀。那日大哥把青云派的大师兄打落到悬崖之下,旗开得胜,耀武扬威。我却被一个小师妹打得落花流水。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还是另择明主吧。这个女子知书达理,让我好生喜欢,我一定要好好混个人样,不能让她瞧不起我,过段时日,定要让她对我刮目相看的。”他打定了主意,从另外一条路匆匆走了。

    见云一路西行,一面走,一面想,“找个妥当的接班人,完成师兄交给他的任务,怎么就这样难呢?走了这么久还是一无所获。”她寻思京城的人多,便下定了决心。这走着走着,走到了岁末的寒冬腊月。

    北风呼呼的吹着,雪花簌簌的飘落下来,一个红色的包衣被掩映在白雪皑皑的京城的城墙脚边,分外的好看,也格外的醒目,真是万白丛中一点红呀。只见襁褓中的婴儿饿的头晕眼花,放声大哭,哇哇直叫。也不知道是谁在这样的寒冬腊月之间丢弃了他,为什么丢弃了他,其他于不顾。

    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位着青衣的女子低头看了这个小孩半会儿,听见马蹄声声,赶紧匆匆忙忙的跑开了,难道她也想捡起包裹?她刚走远不多会儿,雪地上留下了一串长长的脚印。后面又风尘仆仆的来了一个身着红衣之人。

    这人便是见云,她从利州一路往东逃出,正愁没有接班人的时候,突然听见这一阵哇哇的啼哭声,便一路循声走去,原来地上躺着一个粉红的肉球。她估计多半是前面隐隐约约瞥见的那个青衣女子所为,估计是未婚先孕,为礼数所不容,她来不及想得太多,赶紧打探起来。

    没有想到,见云一见之后顿时变得喜不胜收。这是个健康的,面色红扑扑的女婴。这真是应了古人的话。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想起自己这一路过来,花钱请人家送自己婴儿。虽然是穷乡僻壤之处,那些人家还不愿意,说什么舍不得之类的话,那些小孩,一个个长的倒也一般,黑黢黢的,傻头傻脑的样子,可他们还是不愿割舍自己的亲生骨肉。

    自己也只好病极乱求医。听说京城繁华,人口众多,才踏马,一路寻觅而来。心想过来碰碰运气,也许还能再次重逢到大师兄。说到大师兄,这见云的脸上出现了一层绯红的颜色。心里也是火辣辣的感觉。

    哎,当时真应该告诉他的,自己的感觉,可是犹犹豫豫的竟然错过了最后的临别的机会,这一等就是十八年呀,岁月蹉跎,岁月催人老,到时候就是近五十的老太婆了,还能不能再续前缘呢。喜欢一个人就应该大声的说出来,哪怕是他拒绝了自己,也不该默不作声,缄默不语呀。不然现在可真是后悔莫急呀。可是这么多年,大师兄行踪神神秘秘的,对了,那条方巾,难道大师兄已然有了心上之人,心有归属了。

    她想起了她的又一次浪费的大好机会。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候的他还是个俊逸潇洒、云游天下的青年郎,而她是个乖巧懂事,知音难觅的多情女。可是大师兄却按兵不动,虽说对自己温柔体贴,如同邻家小妹的感觉,却似近非近,似远非远的,好像隔了真空地带。

    自己那晚想要打破这个隔阂,俗话说的好,“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成纱,”江湖男女,不拘小节。也许就是因为自己性格内向,才失去了许多的机会了吧。其实当她看见大师兄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他的一举一动,朝夕相处以后,就更为欣赏他的为人。大师兄玉树临风,气质不凡,武艺虽然不是特别高强,可是为人正派,有勇有谋。说起大师兄的优点来,真是如天上的繁星点点,数不清呢。与大师兄相依为伴,自己早已含情脉脉,春情荡漾,芳心暗许了。“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

    那是一个朗月星稀的夜晚,夜深人静,大师兄在屋外的山岗之上吹那只绿玉之萧。真的是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那箫声阵阵,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她也是一时间心潮起伏,抱着古筝,快步走了出去,想和大师兄和歌一曲。山风袭来,那白衣黑发,飘飘逸逸,俊朗多姿,随风飘曳,更显得风流倜傥,玉面郎君,俊朗多姿,相貌堂堂,风度翩翩,遥遥若高山之独立,如此如醉,如巍峨若玉山之将崩。

    可是他吹着吹着,忽然一双黑漆般的眼睛忧郁的望着那轮金黄的明月,停了下来,忽而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了一方白绢手帕,细细端详了起来。

    她偷偷走到他的背面,大师兄这样练过武功的人居然也没有发现她的到来,可知他看得是多么的入神呀。她定睛一看,手帕上是一片片枝繁叶茂,花繁如云的樱花,下面写着娟秀的洋字,隐约还有氤氲的幽香,淡淡的散发在空中。

    她心里一下子变得空空落落的,像缺失了什么东西一般,可她还是鼓起勇气,佯装微笑,唤了声“大师兄,”大师兄猛的把手绢往怀里一收,回眸一笑真是百媚生。“是你呀,吓我一跳。”师兄亲切的说。

    秋去芳菲尽,冬来草木凋,孤桐寒鸟哭,溪雾暖鸥摇,昨夜凄风厉,今晨花雪飘,荒原添景秀,尽是白银雕。月朗星稀,霜风陡峭,雁鸣凄厉。孤身独去,剪却旧时衣袂。忆当年、心花放时,凤歌燕舞欣欣意。望天涯,天久地长,万千世上花次第,再扶摇、似景前程,再舞芬芳里。

    红衣的小师妹也抚弄起了那古筝。正是秦女端容理玉筝,梁尘踊跃夜风轻,须臾响急冰弦绝,但见奔星劲有声。在月夜下一片红色格外夺目,裙裾翩迁。朗月下,清风微拂,一明艳女子,袅袅婷婷,踏月而来,裙裾飘飘,香风阵阵,走到筝前,轻捋罗袖,露出十指纤纤,葱玉细指,轻抚微滑,顿时曲韵悠扬妙曼,听得人云里雾里,飘飘欲仙。

    那琴音在夜色迷蒙之下,听起来格外淡雅,优美,富有韵味。忽而有如余音绕梁,荡气回肠。忽而有如乳莺归巢,余音袅袅。忽而有如云起雪飞,清耳悦心。忽而绕梁三日,千回百折,不由得抚掌击节。有诗写的好,秦筝吐绝调,玉柱扬清曲,弦依高和断,声随妙指续。徒闻音绕梁,宁知颜如玉。万松亭下清风满,秦声一曲此时闻。出帘仍有钿筝随,见罢翻令恨识迟。

    师兄不觉听得呆了,看得呆了。以前从来没有发觉师妹的变化,一直以为她是个安静的小姑娘,现在已然悄悄蜕变成一个清秀的女人啦,可是,他的表情仿佛表明,我心里已有她。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弹指间,一曲已经悠然而止。“师父叫你早些歇息了,夜已深沉,霜风陡峭,还是早点回屋歇息吧。”见云只字不提想说的话,活生生把这些话语咽了回去。

    暗恋是一种痛苦的味道,你心里有他,他眼中无你。你魂牵梦绕,他视而不见,你关心备至,他泰然处之,你一往情深,他无动于衷,他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你的风景里全是他的身影,他的目光中只有旁人的背影。正如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一般。

    暗恋是一种痛苦的自我折磨,就算是空谷都有回音,可是暗恋没有任何的回应。暗恋莫过于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备受煎熬。你看见他便是快乐,你听见他说话便是高兴,你看见他笑你也会跟着笑,看见他哭也会哽咽,可是他却全然不知,置若罔闻。

    暗恋无非有三种结果,一种是成功的,暗恋变为相恋,一种是失败的,暗恋变为相厌,一种是照旧的,暗恋还是暗恋。这么多年,红衣小师妹害怕不好的结果,干脆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谓的等待,等到花儿谢了又开,开了又谢,此刻,她终于下定了决心,十八年后见着大师兄,就算是豁出性命,也要说出口来。

    不过话笔一转,还好,如今千寻万觅,这无意之间竟然有了这样一个接班人。这样一个聪明伶俐,看起来如此乖巧的小孩就这样不经意间被老天爷送到自己面前。这可真是天公作美,无巧不成书呢!

    “谢谢菩萨保佑。天佑我教,终于后继有人了,我也算完成了师兄交代给我的任务,没有辜负他的良苦用心?就是不知道师兄是否也找到了自己的徒儿。这一路上,我诚心实意的要收别人家的小孩为徒,可那些人说什么也不愿意。现在好了,万事大吉。”

    而这个小人看上去极其聪明伶俐,剑云轻轻的翻开包衣的一角,看那小眼睛溜溜的转,真是可爱呢,居然还咧嘴对剑云甜甜的笑了一下。

    见云赶紧从冰冷的雪地上把孩子轻轻的抱起来,微微抖了抖她报备上的簌簌的白色雪花,便轻轻一跃,飞踏上马,在漫天絮絮的白雪的帷幕中策马走远。

    一面走,一面想,不知师兄是否也遇到了棘手的情况?不知他是否顺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