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对封建社会苦大仇深,因为一旦食物做好了,马上被众人风卷残云,作为仆人的他只剩下点汤汤水水,残羹冷炙相伴。像什么珍贵的熊掌之类根本所剩无几,哪里还有他吃的份。

    不过山人自有妙招,他终于想出好办法,不用在饭桌争得你死我活。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他经常在伸手不见五指,黑灯瞎火的深更半夜,偷偷潜入一应俱全的厨房加餐,像只小耗子一般。现在的他倒是不再偷东西,改为偷吃,还顺便给我分点美味,我闲来无事,加餐一顿,倒也乐得逍遥,害的厨娘天天跟我抱怨伙房里的柴火怎么老不够用?天天得派伙计上山伐木。

    如今的他长的倒也珠圆碧润,白胖浑圆,油光满面。脸上更是白里透红,与众不同。“你不是说不偷东西了吗?怎么又说话不算话呢?”我故意嘲笑他。

    “你没有听过吗?偷书不算偷,那偷吃东西,就更不应该算偷,况且你不是也吃了,那你也是窝藏犯。”他理直气壮的说。

    “我说你怎么这么好心想到我呢,原来是想把我拖下水呀,你这个坏蛋,看打。”他看势不妙,顺势就要开溜。我们两个在院子里面追逐嬉戏打闹了一番。

    “对了,我们应该到山上去拿些辣椒还有其他的种子,这俗话说的好,春天播种,秋天收获呀。”他突然说,真是饱食思美味,得寸进尺呢,他如今吃饱喝足了,又嫌弃味道不好。

    “这里的食品什么都好,美中不足的就是没有辣椒调味,还有种类太少。”我们一路小跑,兴冲冲的来到山上的香火鼎盛的庙宇,乘香客们不备之时,从弥勒大佛的肚子取回了各种五花八门的种子。小飞小心翼翼的将种子在阳光下暴晒后,依次把种苗洒进黄土里,培土浇水,忙得不亦乐乎,“太好了,夏天就可以吃上辣椒。”他一脸兴奋。我赞叹的说,“你这个宋朝农夫还当得有模有样的,上天把你派驻农村一番,看来还真有大用途,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样播种施肥,吃不上香辣可口的朝天辣了。”

    我们正嬉笑着,小种子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可找到你们主仆二人了,你这小飞还不错,忠心耿耿,形影不离,”他好奇的问,“刚才你们在说什么呀,眉飞色舞,喜形于色的?”

    “哈哈,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没有想到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对了,有什么事情。”我赶紧转回了话题。

    “原来说我,下次我要改名了。对了钟师傅叫你们去平坝后面,要正式教武功。大家都没想到她恢复的如此之快,还得多亏紫月姑娘的悉心照顾。”小虫子挺会说话。我心里暗想,“哪里是我,这还是多亏抗生素呀。”“太好了,师父要教我们啦,你不要磨磨蹭蹭的,快点走吧。”小飞激动的说,跃跃欲试。

    这一日,风清云淡,花香馥郁,小虫子把我们带到平坝之外的一片空地。这空地三面环山,而这些山都是无比陡峭,像用大刀阔斧齐整整的劈过一般。空地不远处是绿草茵茵,树木森森。株株花团锦簇的梨树,桃树,杏树争先恐后吐露芳菲,红的红,白的白,绿的绿,五颜六色,色彩斑斓。不由感叹师父还挺会选择教学场地,这春风拂动的野外,让人有心旷神怡,神清气爽。真是吸天地之灵气呀,吞吐纳新呀。哪像现代社会,从幼儿园开始就得闷在教室里画地为牢,直到大学毕业才稍微解放。

    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的平地远处居然有许多深深浅浅的大土坑,还有些高高低低的梅花桩子竖立那边,以及各种各样闪闪发光的兵器散漫的摆放在兵器架上,准时小虫子他们那一批刚刚练过。

    “钟师傅,那刮风下雨的时候是不是也得呆在野外?”有人问道,师父点点头。“到时候我可不可以撑把伞?不然真的会把我头上的花吹跑?”臭美的剑灵问,她头上戴一朵娇艳的山茶花,衬得更加唇红齿白。下面一阵哄堂大笑。“我们是在练武功,又不是比美,就不要怕吃苦。”师父平静的说。

    “对了,钟师父,今天学什么,舞刀,还是耍棍,还是练剑呀?”小飞迫不及待的问。

    师父挥挥手,示意我们席地而坐,清了清嗓子,开始发言:“现在是我们开始正式学武了。今天呢,我们要学武的第一课也是最重要的一课。”师父不紧不慢的说。

    “啊,现在才学第一课?”那佳儿瞪着眼睛吃惊的说,“那以前学的那些是什么?”她不解的问,大家也疑惑的面面相觑。

    “各位来帮这么长时间了,一直以来都只是锻炼胫骨,并没有真正系统学习武学。当时主要考虑各位心智尚未成熟。现在好了,大家的年纪都差不多5岁上下,可以正式开始学武。我们的第一堂课的名字是武德。”我会意一笑,原来是给我们上思想政治课。大家不以为然的点点头,小飞也吊儿郎当起来,表示他的不满。

    师父却并没有照本宣科,而是循循善诱,步步深入。“各位,请问你们为什么来学武呢?”师父并不直接介绍武德是什么,大家又来了兴趣。

    “我要打遍天下无敌手,所向无敌。就是打不过,也要咬片天下无敌手——”佳儿激动的说。

    “他们说学武功会让人变漂亮,以后嫁个好人家,所以我就来学习武功呢。”剑灵一脸懵懂。

    大家笑得前俯后仰,“哎呀,你才多大呀,就想着嫁人,哈哈,害臊不害臊!”佳儿也加入了嘲笑的队伍。

    “这有什么。我娘经常对我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我还不是未雨绸缪,早做打算,你们不要笑我,到时候我找到如意郎君,你们嫉妒都来不及呢。”她不以为然的说,大家又哄笑了起来,真是童言无忌。

    “我就想学我爹那样,在江湖上威风凛凛,说一不二,让女子们都投来羡慕的眼光,投怀送抱,哎,可惜这话对我爹没用,我爹说有我娘一个就够了。”流沙挺遗憾的说,这家伙长大准是个花花公子。大家也笑成一片。

    我说“武功就是要专管世上不平之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师父满意的点点头。

    小飞说“学武就是要拯救苍生!救千万百姓于水火之中!”此话一出,一语惊人。小伙伴们都惊呆了,真没有看出来一个仆人也有这样的抱负,连师父也点头。

    这家伙准时武侠书看太多了,说话一套一套的。据他自己说初中是个迷,为了看金庸的《侠客行》,公然不听老师讲课,对老师熟视无睹,老师很生气,后果非常严重。让他请家长来学校。他想自然少不了顿竹笋炒肉。索性一年不去上学,悠然自得的躲到村里的寺庙看去了,倒是整日吸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村里人谁也没有想到放荡不羁的逃学少年居然后来考上了大学,而且毕业后顺利进入大盗集团工作。据他说幸好去得早,现在他们集团只招研究生啦。也算他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终于如愿以偿的穿越到了大宋年间的武侠帮派里面,只可惜是个小仆人。

    师父赞许的点点头大家都说的不错,下面的人兴高采烈的各自品头论足,沾沾自喜一番。“好了,现在我给大家讲什么是武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