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路骑着高头大马,策马狂奔。好容易赶到集市上,人群来来往往,络绎不绝。我们把马拴好后,找了个门庭若市的餐馆,一番风卷残云,酒足饭饱之后,我拿起小飞刚送我的,金灿灿苹果限量版手机一看时间尚早,便和小飞商量,我们不约而同的认为可以在此多作停留,再回帮交代。

    看集市上不少宋人摆起了小摊,我们也就依葫芦画瓢,有模有样的摆了起来。我们兴冲冲的把千辛万苦的从小飞时光机器转移到大布口袋的东西,分门别类整理一番之后,就开业大吉了。

    “小飞,这是不是有些不好哟,你的那些什么塑料花也值不了几个钱,还有那些我们司空见惯的玻璃,估计无人问津哟,我们还是把这些货真价实的苹果手机先卖了吧,这个东西多好呀,也给古人普及下现代科技,你看怎么样?”我看了看那些川流不息的大宋人,于心不忍的说。

    小飞不屑一顾的说:“这可是正大光明的经商,这就叫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再说,这老祖先的钱也是我们自己的钱对不对,大家都是龙的传人,也算是老一辈对我们年轻一辈的扶持,你说对不对,你说我们现代社会的年轻人多不容易呀,饱受三座大山的残酷压迫,所以,这也不叫骗,这叫继承。而且物以稀为贵,光我们受的这么多苦,千辛万苦的从价值不菲的时光机器带回来,这本身就增值不少呢。我们吃了那么多苦,这次也要苦尽甘来呀。”

    小飞接着说:“这回到古代,不用我们现代人的聪明头脑赚点钱,可真是白回来了,在现代社会竞争激烈,不能稳稳当当的赚钱。在古代我们真的可以大干一番了,不说是富甲天下,至少有点零花钱可花才是呀,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这可是我们价值的体现呀。”

    我笑嘻嘻的说:“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你是要早点摆脱仆人的命运,翻身做主人吧,所以才这么积极。”

    他嬉皮笑脸的说:“更是为了向大宋人展示一下我们现代人的智慧,凸显现代社会先进的文明。”

    小飞接着得意洋洋的说:“不过人家说开门红,我们这招牌菜可要别开生面才行,不只是吸引,而是光围观是不行的,要让掏出真金白银才是实在。所以现在时光机器里面最好的东西,莫过于我的苹果手机了。而且带了上百个回来,而且都是半新的,就是没有包装。不过还好,宋代人也不知道原包装是什么样的。”

    小飞急于证明自己,更是忙得不可开交的,他大张旗鼓,嘶声竭力的大叫起来:“卖手机落,好看的手机,苹果手机,价格便宜,用途多样。而且最重要的是上古失传的工艺,现在市面上绝无仅有,只此一家,数量不多,时间有限,各位姐姐哥哥,叔叔阿姨,快来买,快来看,心动不如行动哟。”

    我也不好意思一边干站着,也在一旁加油鼓劲,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边大声的吆喝。这广而告之,果真效果不错。而且在集市上像我们这般大张旗鼓,声嘶力竭的打广告的还是少数。那些人一个个犹抱琵笆半遮面,只是羞羞答答,轻言细语的说上两声。哪有我们这样喊得带劲,有强劲的吸引力。一会儿工夫,先围了很多长袖善舞的年轻姑娘和衣冠楚楚的公子哥上前驻足观看,后来其他人也争先恐后围过来看热闹,顿时黑压压的一大片。

    “这是个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乖乖,这什么玩意儿,怎么长得怪头怪脑的样子?叫手什么?”一个年轻的公子哥把玩了手机一番,上上下下看了个遍,还是弄不明白。

    小飞高高的举起手机,向一圈围得水泄不通,好奇得眼珠都快要掉到地上的大宋人展示起来,“这个呢,是我们先秦时候伟大的科学家的发明。可惜呀,这项工艺失传了很久。最近我们去后山玩耍的时候无意间觅得的。我们也是弄了半天,才勉强知道它的功效,真是神奇呀,可惜,这工艺是失传了,再也做不出来了,这些东西就更加弥足珍贵了,除了这些个,绝无仅有了。所以这位客官,算你识货,独具眼光,一眼就看中了,可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您还是赶紧下手吧,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呀。”

    “小兄弟,你吹得好听,不过华而不实有什么用?你给我们大家说说看,这东西究竟有什么功能呀?”那公子哥眼睛贴近苹果手机,还是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

    小飞笑着说:“这个东西用于两人之间联络时候用,可以隔得很远,还能听见对方说话——”

    “那么照你这样说的话,一条街够远了吧,那还能听到对方的说话吗?”那年轻人怀疑的问,旁边那些人哄笑成一团。

    小飞微微一笑,信誓旦旦的说:“一条街是小菜一碟,不用说一条街,就是五条街,就是隔个十万八千里都没有问题。”

    “有这么神奇的事情?我觉得断然不可能,因为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大家看我一把年纪了,都活了大半辈子了,我走过的桥都比你们走过的路多,我吃过的盐都比你们吃过的饭多,我什么稀罕东西没有见过呀,但是这个什么手的东西,我真是从来没有见过,听都没有听过,所以我敢肯定,这准是骗人的,小朋友,这骗人的孩子会被狼吃的哟。”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年人摸着长长的胡须,斩钉截铁的说。

    “是呀,我们要看看才相信。俗话说眼见为实,小孩子最喜欢骗人了,我看不过就是个闪闪发光的装饰品,像个铜镜一般的东西。”有个中年人不置可否的说。

    “就是,千万不要把你娘的铜镜拿来卖钱,小心回去你娘生气了,叫你白白吃一顿竹笋炒肉,知道吗?”那年轻人一边说,旁边的人一阵哈哈大笑起来。

    “好吧,眼见为实,耳听为宜,紫月,你去那背后的街上,一定要让我看不见你为止。”这家伙有了革命根底,现在居然趾高气扬的对他的主人——我发号施令起来,不过“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我也不和他斤斤计较,知道他如今正心急如焚的渴望告别仆人的尴尬地位,便顺着他的话,拿着展示的那只手机,气喘吁吁的跑到很远的后街,这里和前街离得很远,就算是中气十足,声音再大,也是不能够达到的。

    三百并两步,我刚刚站定,就听见手机铃声响亮作响,我便打开苹果手机免提功能说起话来,只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小飞的声音,旁边是鸦雀无声的一片,“紫月,是你吗,我是小飞。”

    “是我,小飞,我听到了,他们听到了没有,你有没有按免提呀?”我急切的问他,只听耳边一阵闹哄哄的声音,夹杂着许多欢呼雀跃声,掌声如雷贯耳,看来成功了,估计是那些大宋人人都激动起来,那边闹嚷嚷的一片。

    小飞得意洋洋说,“当然,不过还是谢谢你提醒,你赶紧回来吧,现在他们可感兴趣了,我估计马上要打开销路了,马到成功了。”

    看来果真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我赶紧飞奔回去,不知道这些大宋人反应如何,回去一探究竟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