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娘刚说了半截,就急冲冲的说:“哎呀,我不和你们两个小家伙多说了,你们看,好几个帅老头在那里排着队邀请我跳舞呢,我可不能错过好机会呢,哎呀,这音乐可真是好听,我这脚都不由自主动起来。(书=-屋*0小-}说-+网)”我们一看,果然旁边有几个老爷爷穿着长袍,正活学活用,把姑娘们刚刚教会他们的动作立刻派上了用场,如同绅士般的伸出单手,邀请冯大娘跳舞呢。

    冯大娘虽然年纪偏大点,但依旧风韵犹存,打扮也十分花枝招展,自然魅力不减当年。她笑靥如花的伸出芊芊细手,随意挑了位穿着周正的长相不错的老头儿,那人正笑眯眯的看着她,她回眸一笑,就和那位老帅哥手牵手,在舞池里翩翩起舞起来。他们时而轻快的跳跃,时而奔放的旋转起来,如同两阵不期而遇的清风,如痴如醉,风情万种。

    灯光迷离梦幻,音乐此起彼伏,而且只需交少许的入场费,就可以享受这动人的音乐,和迷人的场景。打发晚上单调无聊的时光。各种卖酒水盈利,茶水,果子的人挤得水泄不通,他们大张旗鼓的宣传起自己产品,忙得不亦乐乎。愈来愈多的人闻到风声,无论是富家公子哥,还是平民百姓都蜂拥而至,络绎不绝,一时间笙歌艳舞,其乐融融,还有美酒助兴,真是别开生面呀。

    小飞看在心里,喜在眉梢,他笑着对我说:“真不错呀,单单这门票费,收入就很可观。到时候我们只管坐收提成,数钱数到手抽筋了。我看,照这样下去,不到一个月,我小飞赎身的一个金元宝就赚出来了。”

    我笑眯眯的说:“那喝水不忘挖井人,你要感谢谁呀?”

    小飞笑眯眯的说:“当然是你,这样吧,紫月,我也请你去跳上一曲,聊表感激之意,怎样?”

    我笑靥如花的说:“当然好了,听到这节奏如此分明的音乐,我脚都发痒了,不过好久没有跳了,我怕到时候踩你脚哟。”

    我无线怀恋的说:“看到此情此景,我仿佛看到刚刚入大学的自己,就这样懵懵懂懂和女伴们在舞池里蹦蹦跳跳,到处乱撞的场景呢,真是群魔乱舞呀。而且我一分钟不到的时间,踩了人家10多次脚呢,创下了我们寝室的新纪录呢,想起那时候的故事,还真是数不胜数呀,说上三天也说不完。”

    小飞笑嘻嘻的说:“哪天有空,给我说说你的故事,我还真有点好奇。不过听你一说,你虽然跳得不好,那个带你跳舞的人也怎么好,看我的——”他边说边带我跳起来,这小飞果然是舞林高手,他舞姿翩翩,节奏分明,我都不用怎么迈步,就随着他的节奏翩翩起舞,忽高忽低,忽上忽下,一种说不清的情愫在心中滋长,蔓延。

    迷醉的音乐,流离的灯光,灯火阑珊处,我都忘记这是哪里?是大宋,还是现代社会?灯光流转处,依稀看见他们大宋人穿的阔袖长袍,恍恍惚惚的我才醒悟过来,“原来这还是古代呀,真是似水流年,这些年不知不觉在古代就这样过来了,不过还要呆多久呀,我都快变成个宋朝人啦,哎,回不去的现代社会,哎见不到面的我的亲人呀,以前嫌你们唠唠叨叨,现在可谓天人相隔,虽然活着,却生活在不同的时空,难道真的回不去了?”

    我看看身上穿的古代服装,又看看周围翩翩起舞的大宋人,回眸间,偶然与小飞明丽的笑容相撞,突然感觉到丝丝的温暖:“还好有个现代人小飞,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呀,看来任何时候,人都不是一座孤岛。”

    我又继续环顾周围,余光扫了一圈,居然看到不少的熟人,爱凑热闹的邓土豪来了,他时而左拥右抱四位娘子,时而被四位娘子众星捧月的围在中间,他们阵容庞大,步履沉重,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跳的,与其说是跳舞,不如说是走路,但人家其乐融融,自得其乐,沉醉其中的样子倒也是幸福。

    那些旧东方的神厨们也来了,他们跳舞的姿势也颇为有趣,摩拳擦掌,手舞足蹈的,与其说是像跳桑巴舞,不如说倒更像是在切菜,炒菜一般。

    我正在细看他们的舞姿,突然听见旁边扑通一声,好像是谁摔了一大跤,在吵吵嚷嚷的声音中听到一个男人不满的声音:“哎呀,哪个不要脸的把西瓜皮扔进来了?真是倒霉。”周围的人见状,都一阵忍俊不禁,发出哈哈大笑,“你这小子,今天还成了个猪八戒了,瞧你脸上都是灰。”

    我们忙不迭把那人扶起来,我一看他的脸,也吃了一惊:“哎呀,这不是狄青的哥哥,那刀脸之人吗,怎么他也来了?”这才依稀看见旁边一位亭亭玉立的姑娘,也伸出纤细的手扶他起来,不知道是他什么人。看他呲牙咧嘴的估计疼的不行,但他也顾不了太多,赶紧揉了揉屁股,擦了擦脸,温柔的对那姑娘说着什么,一回头,猛不丁看见我们两个兀自站立,他也倍感意外,对我们说了句稍等片刻,便兴高采烈的牵着姑娘的芊芊玉手,有礼貌的把姑娘安排在一旁,喝水休息,自己大步流星,兴冲冲来找我们说话了。

    他高兴的说:“谢谢你们哟,原来这开歌舞厅又是你们这两个小家伙的主意呀。”

    我莫名其妙的说:“为什么谢我们呀?”小飞也嬉皮笑脸的说:“你今儿个怎么有空过来呢,不找你那任**呢?”

    刀脸之人并不生气,笑眯眯的说:“你个小屁孩子懂什么,不要听我娘胡说八道,哎呀,现在喜欢我未来的妻子还来不及了,不过真是感谢你们,让我昨天在这里巧遇她,我们一见钟情,哎呀,她真是太好了,哪里都好,我实在是太激动了,特别她的舞姿,仿佛是仙女一般,我们商量着隔些时日就要结婚了。”

    我们高兴说:“那可恭喜你哟,看来你终于告白单身了。”

    狄素自顾自的说:“是呀,这姑娘脾气还特别好,虽然我现在会跳舞差不多了,不过昨天还不小心踩了她好几脚,她也没有生气,哎呀,我这个人就是有点笨,就嘴巴聪明,自然不能够和我弟相提并论。哈哈,不过她就是有一个缺点,特别爱吃醋,我看别人一眼,哪怕是老大妈,她都受不了,所以,你们千万不要提那位任**哟。”

    我信誓旦旦的说:“你放心,我们嘴紧得很啦。”小飞夸张的说:“对,打死都不说。”

    狄素笑嘻嘻的说:“对了,请你们继续多关照关照我弟弟哟。他上次回家说,你们对他很照顾,真是谢谢了。如今我们家正翻修房子,准备娶亲,有空就过来玩,哎呀,蔓延想到我马上就要成家立业,就是有婆娘的顶天立地的男人啦,对了,我得过去了,久了她会不高兴。”他急匆匆的走了过去,果然那位姑娘一副娇嗔不已的样子。

    我说:“这人现在满嘴都是他老婆,真是让人受不了。”小飞说:“看来他是娶了老婆忘了娘呀。”我随意在人群一看,突然看到一个人,我惊讶的叫起来:“小飞,你瞧,那位是谁——”

    原来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狄青他娘,牵了个老头子的手,高兴的跳着舞呢。那老太太也和我们的目光相对,也牵了那老头儿,乐滋滋的过来打招呼:“上次我这一说话,就和这老头儿有心心相印的感觉,这一跳舞,精神焕发,更是如同有了第二春一般。我现在哪里像个老年人,我仿佛又重返青春岁月呢。哎呀,我真是高兴的不得了呀。要是我家那老头子活着,也来跳一曲该多好呀。”那老头儿也在一旁憨厚的笑了。

    凤花楼的很多女孩长得一般,但舞姿不错,斩获不少如意郎君,觅得幸福的归宿。但是前来跳舞的人还是络绎不绝,不仅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就是那些恩爱的老夫老妻也过来跳上几曲,重温旧梦。爱情的味道散布在细细的夏日的夜风中,那么甜蜜而又动情,梦幻而又真实。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