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这段时间有些懈怠,做什么都有气无力的,真是一反常态,平静的不起丝毫的波澜,估计受到沉重打击之后,整个人都象是萎靡不振的茄子一样,无精打采的。对做生意之事也是索然无味。因为现在赚再多的钱对他来说也无济于事,买不来自由。整天唱着《一无所有》,我说人家对你说过飞龙在天,你一定会否极泰来。他也不置可否,还是对我们开的店爱理不理。反正造成的间接后果是饮食生意直接下滑,我们必须另辟蹊径,另谋新路,出其不意,推陈出新才能力挽狂谰,其死回生才是呀,所以做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帆风顺的,不光做生意,其他也是如此。

    终于,我灵光一闪,灵机一动,又有了新的想法。经过多方准备之后,我的新店终于在大宋粉墨登场了。大红灯笼高高挂,爆竹针天声声响,我声嘶力竭的大声吆喝起来,“各位朋友,快来看,快来买,这可是成功人士必备之物,是居家旅游的不可或缺之物。我敢肯定,大宋天下,只此一家哟。”小飞自然若无其事的呆在一边,仿佛跟个透明人似的,一动不动,彻底石化了。

    我们开的是皮鞋店,这古代主要是穿的布鞋,虽然环保,而且比现代土豪戴佛珠,穿布鞋的时尚打扮提高了上前年,但是还是有所不便,特别是大雨连连的时候,虽然有油布衬底略为遮挡,还是多多少少有些湿漉漉的感觉,很不舒服。

    这皮鞋的制作虽然工艺复杂,但是技术含量不高,材料也是现成的,顺手拈来即可,还是可行的。首先要量脚,专业的定制鞋的独特性就在于每一对鞋履根据顾客的脚的尺寸制作。这就需要对顾客的脚的各个部位的长度、宽度、高度进行精确的测量。然后是制楦,通过获得顾客脚的尺寸数据,制作成鞋的成型模具。然后是鞋款设计,所完成的立体效果的设计方案成为裁剪皮料的重要依据。再次是裁剪皮料,利用这些纸样对皮料进行裁切。再次是制作花型,需要耐心和技术的手工活。再是缝制手工皮鞋鞋面,将裁切好的鞋面各部位,先要进行通过削薄、组合等前期整理,再将各部位皮料缝合起来。鞋面制作完成后,需要为鞋面配置里层。然后是底部组合缝制,还要为鞋子缝制一圈真皮沿条,最后是削边打磨,装上鞋跟,整理润色

    这些琳琅满目,色彩各异,五彩纷呈的高跟皮鞋,古代虽然有皮靴之类的鞋子,但是样式简单,款式新颖,设计复杂,引人入胜,炫耀夺目,让这些大宋人大开眼界,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各色各样的人如同潮水般蜂拥而入,一时间,门庭若市,人流如注。

    大家不由得指指点点,品头论足,议论纷纷起来,

    有的看得目瞪口呆的说:“哎呀,真是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美仑美奂的鞋子,可真是别具一格,与众不同呀。”

    有的连连称赞:“是呀,看来这位小姑娘还真不是信口开河,果真是名副其实,大宋天下,只此一家呢。”

    有的激动不已的说:“真是太神奇了,听说这鞋的材料及其寻常,普通,不过是些猪皮,羊皮之类的,真是巧夺天工,让人匪夷所思呢。”

    有的赞叹不已的说:“你们快点看,这鞋子不仅看上去美不胜收,哎呀,这穿起来的感觉可更是舒服,就像是没有穿鞋一样。”

    还有的露出惊异神色说:“是呀,听他们说下雨天都不会弄湿鞋呢,真是让人期待,让人拭目以待呢。”

    我看开门大吉,俗话说的好——好的开始就是成功了一半,不由得眉飞色舞的说:“小女子李紫月谢谢各位的表扬,其实也是一般,一般,天下第三。这可是成功人士必备之物,是居家旅游的不可或缺之物。我相信不久就是传到京城那边也会风靡一时呢。”

    邓公子被如花似玉,花枝招展的四大老婆众星捧月般的簇拥过来了,一路上打情骂笑,说说笑笑,引来了旁人羡慕和嫉妒的目光。狄素也来了,带着他新婚不久的娇滴滴的娘子也过来凑热闹了,真是新婚燕尔,夫唱妇随,他们一脸挡不住的甜蜜和幸福铺面而来,人群中混杂着许多熟悉和陌生的面孔。

    他们挑来挑去,选来选去,那些女子终于在一双双最高的七厘米的高跟鞋面前驻足了下来,真是眼光犀利,眼力独到。刚开始试穿高跟鞋的时候,他们还颤颤巍巍的,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后来才敢迈开几步,如同表演杂技走高跷一般,站了很久才习惯高跟鞋。

    这大宋人讲究走路鞋不露出裙边,而低垂的玉佩恰好用来压住飞扬的裙角。因为环佩的存在,使得宋人只能采用小碎步走路,尤其是身份高贵的人。而且在宋代,不仅女人用小碎步走路,男人也是如此。宋朝朝廷高级官员还另有一个用来压裙角的配饰——那是皇帝赐给臣子、代表进出宫廷权力的金银小鱼、印绶。这些东西多装在一个锦袋里以防灰尘,俗称金鱼袋、银鱼袋、金绶袋,银绶袋、铜绶袋,所以无论你穿多高的鞋子,都看不出来。

    而这古代平头百姓的鞋不分男女,男女皆穿。所以邓公子无所事事,也把一双女式高跟穿了起来,他对那双红色的40码的羊皮女鞋尤其情有独种,试穿之后都不舍的脱下来了,让他立刻高人一等,睥睨天下的感觉,那些大小老婆惊呼,“相公,你简直帅呆了,我们爱死你呢。”“一下子就有玉树临风的感觉了。”“真是不错呀,怎么看都好看。”

    邓公子和他的老婆们一下子拿了十几双,正要依依不舍的离开,我忍俊不禁,凑上前问了句,“邓公子,你感觉怎么样?”“什么都好,高度尤其好,就是脚尖有点窄。”

    “好的,我们马上满足你的要求,男式高跟鞋新鲜出炉了。很多个儿不高的,浓缩就是精华的男士都一抢为快,很快抱得美人归,都立刻接了婚。那些人发现实际情况,后悔也来不及了,只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布衣店的生意也火暴起来,大家的衣服都愈来愈长了,布料愈做愈多了,他们自然对我们感恩戴德的。

    这下销路一下打开了,来买的大宋人真是趋之若骛,如同过江之鲫一般,所以必须提前预定,而且还要等个小半年才有鞋子穿,比现在的路易威登还要卖出天价,而且一鞋难求,并且鞋跟的高度是愈来愈高了。

    一时间,不论男人,女人,都穿上了高跟鞋,那横天高大行其道,风靡一时。大宋的男男女女都争先恐后把尺寸一点点的增高,在大宋的男人中间也大受欢迎,现在人们穿着半米多高的高跟鞋,穿着就像是戏服一样,吃力的大街上移动着,一步一挪很是艰难,现在连集市上走高跷都失业了。

    男的也爱不释手,鞋不离脚,长衣一挡,大家根本看不出来你穿了什么样的鞋,不过过了段时间,终于恢复了正常,鞋跟变成了正常高度。其实流行就是一阵风,过后就消失不见,不带走一偏云彩,现在觉得希奇古怪的,当时也见怪不怪呢。每个时代都有自己时代的流行风。八十年代男男女女,老老小小穿着喇唯裤,留着蓬松的爆炸头,九十年代人人穿着长风衣,拿着砖头大的大哥大,现在都随风而去,所以不用跟风,你永远不知道风的去向,而要独树旗帜,活出自我,成为风的源头才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