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的文化发展在中国的历史上是浓墨重彩,可歌可泣的,也是经济与文化教育最繁荣的时代之一。在文化全面发展的推动之下,新技术的创新与应用达到鼎盛,科学技术得到了长足的进步。说到科技,首当其冲就不得不说到对中国,乃至对世界都有着深远影响的古代中国四大发明。值得骄傲的是,这四大发明中三大发明都在我们大宋。有了指南针,远洋航行才成了可能。北宋平民毕升发明活字印刷术,比德国J.谷登堡活字印书早约400年,是文明发展的必要。而火药改变了人类的战争史。

    卡尔.马克思说过,火药、罗盘、印刷术——这是预兆资产阶级社会到来的三项伟大发明。火药把骑士阶层炸得粉碎,罗盘打开了世界市场并建立了殖民地,而印刷术却变成了宗教的工具,并且一般地说变成科学复兴的手段,变成创造精神发展的必要前提的最强大的推动力。而弗兰西斯·培根说道:我们应该注意到这些发明的力量、功效和结果。人们将看到,这些发明远不如三大发明那么显著,它们是:印刷术、火药和磁铁。因为这三大发明首先在文学方面,其次在战争方面,第三在航海方面,改变了整个世界许多事物的面貌和状态、并由此产生无数变化,以致似乎没有任何帝国、任何派别、任何星球,能比这些技术发明对人类事务产生更大的动力和影响。”

    一个小朋友歪着脑袋对另外一个说道:“怎么小飞哥哥老是举些很怪里怪气,拗口的外国人的名字呀,他们很有名吗,我怎么一个也不认识。”

    另外一个小朋友若有所思之后恍然大悟的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俗话说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要是我们大宋人自己说自己好话,那不就成了自吹自擂,夜郎自大了?人家又怎么会如此信服?况且,你看到大宋的那些外国人看我们那羡慕加嫉妒的眼光,好多人都乐不思蜀,不想回自己国家呢?”

    小飞继续说道:“大宋其他大大小小的各项发明更是不胜枚举,多如牛毛,已知的中国历史上重要的发明占一半出自于宋朝。大宋最重要的有一百项伟大的创造发明。如大炮、钻探深井技术、水密舱壁,复闸的运河船闸,地雷,火枪,还有手榴弹。最早发明于中国,公元1000年北宋出现了称为“火球”的火器,兵书《武经总要》中,已载有霹雳火球、蔟藜火球、**火球、烟球、引火球等多种可手投弹药,这可以看作是最早的手榴弹雏形。毒气弹,宋军多次使用,火焰喷射器——将双活塞应用到油泵中,以连续喷射火焰,广泛被宋军使用。烟花——主要用于军事上、盛大的典礼或表演中。中国象棋——《事林广记》中就记载着目前所能看到的最早的象棋谱,比西方的早200多年。双节棍——宋太祖赵匡胤创始的,称大盘龙棍和小盘龙棍。救生圈,地雷——宋军使用埋设于地面的“火龘药炮”(即铁壳地雷),报时机器人——宋朝时期的铜壶漏刻最神奇之处在于它有一个会报时的机器人,对了,我们这里不叫机器人,叫铙神——”小飞说得太快,把现代社会才有的科技词汇脱口而出,他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继续说:“它每隔一刻钟会自动击铙8下报时,大家说是不是很厉害?”

    下面的小朋友拍手叫好,小飞继续抑扬顿挫的说道:“大宋是中国天文学的巅峰期,仪器方面有苏颂与韩公廉的水运仪象台。而在历法制定方面,杨忠辅制作统天历,以365.2425日为一年的长度。我心中暗自想到:“以前在现代社会看《星际穿越》的时候,惊叹人家的电影制作出来的黑洞如此逼真,没有想到我们大宋当时的天文学也是如此的厉害,这个跟现在世界通用的格里哥利历完全一模一样呢。”

    听小飞继续在那里兴致勃勃的说着:“大宋的传统医学在宋代有长足进步,不仅医疗方科日趋精细,并且产生不同的医疗理论和学派,医药发展明显,官办的太平惠民和剂局出的《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是一部最早的中成药专著,其中很多的方剂估计到后世还会继续流传,比如局方牛黄清心等。药物学方面,宋代出版了多部本草,其中以唐慎微所撰的《经史证类备急本草》最具权威,不过以后被《本草纲目》取代。

    数学方面也不甘示弱,著名的数学家有秦九韶,李治,杨辉,他们在联合一次同余示的解法,高次方程式的数值解法,一元多次方程式及多元高次联立方程式消去法,高阶等差级数求和法等方面均有杰出表现。”

    小飞余音未了,我听着小飞的激情澎湃的演说,遐想连篇,为我是一个大宋人,中国人而骄傲,而自豪的同时却有些失落之感油然而生:“大宋拥有各项核心技术,各项发明遥遥领先于世界先进水平,是一个充满无限活力,无限创造力的社会。可在放眼一看现代社会,各种外国品牌风靡全球,而我们的民族品牌鲜有人问津,更谈不上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在电器方面国外品牌更是压倒性的趋势,而唯苹果为首的手机,电脑马首是瞻。刚出新品,世界各地就有许多忠实的粉丝排着长队,不分昼夜的等待。我们的民族品牌的竞争力很弱,各种核心技术在他国手中,我们又有多少领先的核心技术与之抗衡?又有多少优秀的人才不断的科技创新?除了不停的模仿,就是模仿,甚至被他国形容成了山寨中国,而曾几何时,不止是在大宋,在大唐,在大汉,我们都遥遥领先于世界,傲立于世界之林,什么时候我们的现代中国能再度重振雄风,重新立于世界之巅峰呢?”

    小飞继续说道:“大宋是一个言论自由,畅所欲言的明主社会。宋朝的党争是有原则的,那就是不杀人为上,主要是以贬官为主,这样的做法在历史少是少之又少,试问一下其他哪个朝代能做到?这个原则是祖训——不杀士大夫,是有关系的。宋太祖立国不久便在太庙立誓碑,其中一条‘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宋太宗也曾得意地说‘朕于士大夫无所负矣。’士大夫也敢于以国事为本,大胆的向皇帝表达不同政见。

    所以在经济和社会大发展的同时,宋朝的政局总的来说也比较清明。既没有宦官和外戚专权,后妃干政,也没有地方势力的割据。在不以言论杀人的传统影响下,文化得到了长足发展,那些因为忤旨之人,最多也就是流放,没人因此被处死。大臣们在朝堂之上高谈阔论,畅所欲言,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意气风发,争个面红耳赤,也不用看皇帝的脸色。难怪有人说大宋朝是‘庙堂之上,君臣争论不已,江湖之中,书生指点江山’。”

    小飞讲得高兴,一发不可收拾,继续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说着:“不过正是有了大宋各皇帝的不作为,才有了大宋政治的无限开明,才有了以天下为己任的读书人。大宋的天空星光璀璨,人才济济。走出了才高八斗的唐宋八大家中的六大文学家,走出了赫赫有名周敦颐、朱熹等思想家,走出了留下了厚重巨著的司马光、郑樵等大史学家。大宋成为了知识分子的如鱼得水的天堂,成为了中国历史上思想文化发展的黄金时代,更会成为后世文人向往和憧憬的时代。正因如此,陈寅恪才一再推崇‘天水一朝思想最为自由。’

    所以才有了寇准抓住宋真宗的衣袖非让其接受自己的建议不可的无礼之举,也有了杨亿因宋真宗封后而拒绝拟诏让宋真宗碰灰的惊人之举,才有了以后王安石向大宋皇帝上万言书的‘天命不足畏,众言不足从,祖宗之法不足用’的狂妄之言,有了包拯因官员安排而与大宋皇帝争得面红耳赤,口水喷了皇帝一脸的奇葩之措,这些“大不敬”的言行却没受到任何惩罚。更有甚者,有四川老秀才发布煽动反动言论——‘把断剑门烧栈阁,CD别是一乾坤。’而大宋皇帝知道后轻描淡语说:‘这是老秀才急于要做官,写首诗泄泄愤,怎能治罪。不如给他个官做做吧。’于是成人之美,授其为司户参军。这在其他朝代是杀头的大罪,却还能升官发财,这等异想天开,不可思议之事,却在大宋成为可能,对大宋皇帝来说,这需要怎样的虚怀若谷的心胸和胸怀呀?每每想到治理,真是让我倍受感动,让人心生佩服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