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正值青春烂漫之际,情窦初开之时,现在一起爬山赏景,少男少女们在一起,更是添了不少欢乐的情愫,。一路上大家兴致勃勃,畅所欲言,笑逐颜开,谈古论今。

    我们暂时忘记了寻宝的凶险,而是尽情徜徉在青山绿水之间,驰骋在桃红柳绿之中。只见到处是野草葳蕤,野花绚烂,一派生气蓬勃的样子。更有那无数的青松,姿态婀娜,形态各异,苍翠挺拔,郁郁葱葱,仿佛给群山穿上一层深浅不一的绿色纱幔。

    艳丽午后的阳光,肆无忌惮的从无数虬枝的缝隙里透出圆形的不断闪烁的斑斑点点的光影。那五彩斑斓的色泽投射到清澈的水面上,更是波光粼粼的一片。衬得那山光水色,无限美丽。那明艳的光线肆意洒落在每一片在山风中颤悠悠的来回摇晃的如同蝴蝶般的绿色叶片上,泛出了透明的碧玉翡翠般的亮丽光泽。

    还有清澈的小溪在山间潺潺流动,下面形状各异的浅灰色的鹅卵石清晰可见。一些不知名的小鱼在里面快活的摇摆着细长的尾巴,悠闲的享受着这充满花香草香的初夏时分。而那长满草青色苔藓的溪岸在波光潋滟的折射下若有若无,那种悠远绵延的意境,就像是一副西方的印象派画作般充满那么的朦胧而又神秘的色彩。

    一些黄中带绿的叶片被清风吹拂,翩然从树体而落,顺水而下,像一只只绿蓬船在水面上游荡,摇曳多姿,又像是绿蝴蝶在水面上翩迁起舞,在幽谷山泉的映衬下,静谧而又悠远。溪水旁边是条不规则的曲径通幽的青石小径,蜿蜒盘旋而上。这一步步青黑色凹凸不平的石阶承载着历史的变迁,承载着岁月的沧桑。无数的文人墨客,无数的名人显贵的脚印铭刻在它的身上,记载着他们的欢声笑语,他们的风花雪月。只可惜他们早已作古,长眠于地下,再不能言语,感知这个世界。突然心中升腾起种种诗情画意。人就是这样代代传承,生生不息,真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山上氤氲的雾气渐渐升腾,雾气弥漫,飘逸,让人仿佛置身在这缥缈的人迹罕至的仙境当中。更有那些各色山花烂漫,像花的海洋,花的瀑布,就那么一股脑的倾泻而下,那么畅快淋漓,那么一泻千里。特别是那些紫色的叶片,紫得那样纯粹,紫得那样无瑕,不掺杂半点其他的杂色,如霞光一般夺目,如同紫色瀑布般从山崖喷涌而下。那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花骨朵夹杂在一起,争奇斗艳,怒放的姿态让它们的生命充满了灿烂。还有高山杜鹃也朵朵绚烂,依稀还残余有微微湿润的晶莹透明的露水的痕迹。它们艳丽无比,粉色红的花朵随风摇曳,翩翩起舞,真是一树树怒放的花的呢喃,一树嫩绿的叶的翩跹,互相辉映,相得益彰。

    山上的树也是与众不同,树根攀枝错接,像一只只巨大的爪子一般,牢牢的抓住了青褐色的泥土,蔓延开去,而那茂密的树冠像一把大伞似的尽力张开,吸收阳光,雨露,彰显出它们强大的生命张力。那一道道深深的年轮展示着它们历经了沧桑岁月的洗礼与磨练,一棵棵枝繁叶茂,高大挺拔,姿态万千,在风的呢喃下婆娑作响,叶片也如同绿色的精灵一样尽情的在璀璨的阳光下,欢乐的舞蹈。

    我们一边匆匆赶路,一边贪婪的看着大自然的美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令我们惊叹不已。

    不知不觉间走到正午时分,现在正值盛夏,火辣的阳光肆意的挥洒下来,如同流水般倾泻到地面各处没有树叶覆盖的地方,斑斑点点的流光闪闪,烤得地面似乎都快要烧焦冒烟了。可是在这深山中,却是另一番风景。风景旖旎,大家都说峨嵋天下秀自不待言,而且越往上爬就越感觉凉快。不过山路甚是崎岖,多是只容一人走的羊肠小道,弯弯曲曲,曲径通幽。

    “前面有个庭,你们看,这里有个古亭,古香古色的,颇有几分情趣,我们稍作休息,喝喝茶,解解乏,如何啊?”我有些口干舌燥的说。

    “好呀,好呀,我的腿早就走不动了,都是你们非得急着赶路,看吧,这许多的好风景都给生生错过了。”小飞早就不想走了。

    “是呀,还是这里好,即可歇歇脚,又可以看看风光,还可以听听清泉的声响,吹吹山间的清风,真是山中半日赛神仙呀。”加菲猫也兴致勃勃的说。

    “是呀,我最喜夏日热烈的风,带着花的香气,草的芬芳,泥土的清新的气息,让人有醍醐灌顶的感觉。”我激动的说。

    “不过也不要忘了赶路。”加菲猫提醒到。

    我突然有所感悟的说:“其实最美的风光并不一定就在山顶,往往途中的美景还更好看,更美不胜收。只不过人人都认为无限风光在险峰,最远的东西最有挑战,最值得期待,却往往错过了这一路的美景。”

    加菲猫赞许的说:“你说的不错,结果固然重要,过程也需要享受。”

    小飞说:“所以呀,我们路上的也要看,山顶的也要看,什么好风景都不要错过才是。”

    我突然激动的叫了起来:“大家快点过来看,亭上面还写着古人作的对联,依稀可见,看来是有些年头啦。”

    “是吗?太好了,我来看看。”小飞来了兴趣,赶紧凑上去细观。“他不是老毛病又犯了吧,该不会想用双手,将亭连根拔起,再运回去吧。”我心里暗暗担忧。

    果真,他双手正在柱子上面来回比划,然后又蹲下来,正准备用功发力。

    我及时叫住了他,“小飞,你又在干什么,不要自不量力,不要破坏古物哟,我们还有要事在身,你可不要因小失大哟。”我赶紧悄声对他说。

    “也没有什么,我只是试试武功练得怎么样了?”他一脸的坏笑。加菲猫对他这奇怪的行为也纳闷不已。

    我凑近点开始看起来,只见亭子上面用朱红丹青写着对联,时间久远,不过依稀可见。这字迹也是龙飞凤舞,笔力遒劲,洋洋洒洒,一气呵成——“半面山亭,半面溪亭,书画舫,容我掀髯大笑,邀几个赤松、黄石、白猿来一评今古。数声樵笛,数声渔笛,翠微天,尽他拍手高歌,听不真绿水、明月、清风引万象空濛。”

    “写的真是太好了,有种说不出的味道,像是看破红尘,四大皆空的高人写的。超脱而又不失潇洒,恬静而又不失淡雅之感。真是道不尽风流韵事,说不完心中感慨的性情中人呀。”加菲猫脱口而出,赞不绝口。

    “是呀,太妙,太好啦,简直是妙不可言。”小飞激动的说。

    “好什么,就知道说好字,一点文化底蕴都没有,说明你肚子里面没有墨水,我说这对子空灵脱尘,气贯长虹,空前绝后,万古流芳。”我笑靥如花。

    “我就两个字,霸道,霸气外露呀。”小飞不服气的说。

    “哇,你都六个字了,简直是数字白痴。”我哈哈大笑起来。

    “哎呀,你们两个冤家,赶紧喝茶去。”加菲猫拉着我们快步走到茶摊边。这是个简易搭成的棚子,不过在这片静雅山林、俭朴茶房、流水潺潺、松涛阵阵,更有清风做伴,水声微鸣,相映成趣。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