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坊酒肆,箫鼓喧空,到处是热闹非凡,人山人海,人声鼎沸,川流不息,我们漫无目的在其中穿行,其中的小吃店更是引人注目,井井有条,摊位精致,美不胜收。那些小吃也不是随随便便的摆放在上面,而是用大片新鲜水嫩,碧绿如玉的荷叶铺陈开来,色香味俱全,上方还用白色的纱帐细细的罩好,而且价格十分便宜,每个不过十五文,各色各样,品种齐全,五味杂陈,让人顿有垂涎三尺,口中洪水泛滥,喷涌而出之感。有王楼前的獾儿、野狐、肉脯、鸡,梅家鹿,鳝鱼包子,鸡皮,腰肾、鸡碎。旋煎羊、白肠、鲊脯、黎冻鱼头、姜豉类子、抹脏、红丝、批切羊头、辣脚子、姜辣萝卜,夏月麻腐鸡皮、麻饮细粉、素签纱糖、冰雪冷元子、水晶皂儿、生淹水木瓜、药木瓜、鸡头穰沙糖绿豆,甘草冰雪凉水,荔枝膏、广芥瓜儿、咸菜、杏片、梅子姜、莴苣笋、芥辣瓜旋儿、细料馉饳儿、香糖果子、间道糖荔枝、越梅、离刀紫苏膏、金丝党梅、香枨元,皆用梅红匣儿盛贮。冬月盘兔、旋炙猪皮肉、野鸭肉、滴酥水晶鲙、煎夹子、猪脏,燋酸豏、猪胰、胡饼、和菜饼、果木翘羹、****、香糖果子,姜豉、抹脏、红丝水晶脍、煎肝脏、蛤蜊、螃蟹、胡桃、泽州饧、奇豆、鹅梨、石榴、查子、漓理糍糕、团子、盐豉汤之类。

    看来这古人孟元老还算是个老实人,他写的《东京梦华录》真是没有骗人,一点儿也没有添油加醋,夸大其词,而且记录的还十分详尽,我们眼前看到的情景确实如书里所说一般,应有尽有,一应俱全,真是琳琅满目,看得我们真是看得我们如痴如醉,如梦如幻,眼花缭乱,垂涎三尺,口水长流,肚子咕咕叫个不停。不过,我们可不是亏待自己的人,我们是要去正店吃饕餮大餐的,可不能被那些七股八杂的小吃给轻易诱惑住。所以我们并不心为所动,只点了三碗装在水晶玛瑙碧绿小碗里的鸡头穰沙糖绿豆汤,来解解夏日的暑热。别看这名字起得特别文雅,不过是米仁和绿豆加砂糖做成的甜点。

    我们打量起正店来——也就是大宋的豪华的大酒楼,高楼林立,鳞次栉比。细细数了数,居然有70多家,美酒飘香,仙乐绕梁,名字也诗情画意——樊楼,丰乐楼,潘楼,遇仙楼,八仙楼,会仙酒楼,如州东仁和店、新门里会仙楼正店,州东宋门外仁和店、姜店,州西宜城楼,药张四店,班楼,金梁桥下刘楼,曹门蛮王家、乳酪张家,州北八仙楼,戴楼门张八家园宅正店,郑门河王家,李七家正店,还有那景灵宫东墙的长庆楼。这些都是鼎鼎有名的大酒楼,名声在外,远近皆知。

    小飞兴致勃勃的指着一家酒楼的牌匾说:“我看这家不错,西清风楼,清风徐来,水波不兴,要不就这家吧。”我转念一想:“我在《东京梦华录》里面看到的丰乐楼名气最大,要不我们还是去丰乐楼吧。”加菲猫也觉得丰乐楼更别具一格,小飞爽朗的说:“自然没有问题,女士优先。”

    这家百年老店位于马行街,也是东京最大的大道,两侧叫做大小货行,东接皇宫,最为繁华。五幢飞檐吊角,古香古色的楼互相相望,飞桥栏槛,明暗相通,珠帘绣额,灯烛晃耀。真是富丽堂皇,高大气派,瓦陇中各放莲灯一盏,更显得美轮美奂。据古书上记载,再过几十年以后,这楼还要继续维修,加高,加宽,甚至比皇城还要高几分,直接可以窥视皇宫里的一举一动了,可惜来早了点儿,现在还看不到。

    这里自然生意红火,全场爆满。因为大宋人过得十分小资,尤其是在京城,寻常人家里一日三餐都是不开灶的,十指尖尖不沾油。所以大家都争先恐后的下馆子,呼朋唤友,大吃大喝,快意人生,自然酒楼的生意是如火如荼,人满为患。我们等了许久,才有闲汉主动帮我们引路开道,帮我们挑选了个雅致的包厢。里面是灯火通明,宽敞明亮,富丽堂皇,灯火阑珊。

    我们在一个雅致的小包间里坐下,闲来无事,上下打量起来。只见门面窗户都是朱绿色装饰,美轮美奂,那绿色纱曼浅掩窗扉,轻轻一瞥,就可以窥见外面车水马龙,游人如织,繁花似锦。那带着花香草色的夏风透窗而入,轻柔的吹佛着我们的面颊,很是清爽。最为美妙的还数我们可以十分清晰的听到隔壁包房内酒楼驻唱的歌舞艺人的吹拉弹唱,那字正腔圆,咿咿呀呀,声若游丝的靡靡之音,丝丝入味,扣人心弦。从隔断悄悄窥去,只见一位端庄而坐的妙龄女子正有模有样,抑扬顿挫的专注的弹奏着琵琶,倒有几分摄人心魄的韵味儿,而她演唱的歌曲正是那位让大家如雷贯耳,耳熟能详的多情才子,大作曲家柳永的“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这首可是大宋最为红火的流行歌曲,如同现代社会的小苹果一般,人人传唱,随便一人都能随着领席的牙板吟唱几句。当然,我们也可以堂而皇之的叫上一位江湖歌手,听个仔细,估计这正是我们三人中唯一男士小飞的迫切心愿,而我最喜欢和他的心愿反其道而行之,所以即便他有所想法,也只好作罢。

    无数的酒保、茶博士、经纪人穿插其间,兜售自己的点心、小菜。一位行动利索,聪明伶俐的小哥被他们唤作行菜的快步过来,要报了菜名给厨房接听的叫“着案”的小伙子,而大厨则被尊称为“茶饭量酒博士”,简称酒博士。这位小哥笑嘻嘻的上前说:“我们这里算是京城最为奢华的店铺了,就连官家(大宋对皇帝亲切的称呼)来了,也招待得了。”

    那酒保一边热情洋溢的招待我们,一边手法娴熟的端出餐具来,有三副注碗,盘盏三副,果菜碟各五片,水菜碗三五只,各色亮晶晶的银执壶,银碗,银盘铺陈在我们面前,银光闪闪的亮瞎我们的眼,飘逸着一股挥之不去的奢靡的迪拜风,还有几个盛汤羹的水绿色的玛瑙碗,也是精致洁净,让人顿生赏心悦目之感。还有三只入夜用的小巧玲珑的黑陶小砂锅,下面有木炭加热,以备不时之需。

    看着酒店如此高端大气,我们下定决心,定要多花点银子犒劳犒劳,这一路风餐露宿的,我们早就饥肠辘辘的,一个个咬牙切齿,磨牙霍霍,做好了充分大吃大喝一顿的准备。

    这大宋人吃饭还挺讲究的,首先要喝羹汤,先吃汤,饭前一碗汤,苗条又健康。可见这大宋人还是比较会养生的,汤的品种比较好选——有味羹、头羹、新法鹌子羹、三脆羹、二色腰子、虾蕈、鸡蕈、浑炮等羹、旋索粉玉棋子群仙羹,果术翅羹、盐豉汤、血羹、粉羹、瓠羹、豉羹、石肚羹。我们随意点了几种羹汤,小二随机麻利的用精致的绿色玛瑙碗盛上来,真是汤色雪白,美轮美奂,秀色可餐。

    酒博士也赶紧凑过来:“诸位客官,要不还是先来点酒,消消疲乏。红泥小火炉,绿蚁新焙酒,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人生有酒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各位客官,这菜可以不吃,酒可不能不喝,特别是我们这里的果子下酒,更是独具风味哟,你们来点酒吧!”

    小飞兴高采烈的说:“竹坞槛边听秋声,援琴小吟叹浮萍。拔刀柳絮身边舞,举剑江湖携酒行。借月留云醒也醉,识曲解韵色与空。西楼顶上依斜阳,几缕清风几寸情。对了,你们这儿都有些什么好酒没有啊,这好酒配好菜,无酒不欢,快给我们拿酒水单子好好瞅瞅。”

    那酒保呈上一张单子:“三位客官,你们慢慢看,点好了吆喝一声,我立马过来。”

    我们仔细看起了菜单,这酒的价格不菲呀。这宋朝禁止私酿酒,所以酒价很高,喝酒只能去酒家那里解馋,而且属于高档消费品。只见各种品名的美酒都在上面罗列着,真是应有尽有,琳琅满目。让人垂涎三尺,看得我们眼花缭乱,头晕目眩。有——蔷薇露,真珠泉,流香,宣赐碧香,恩堂春,皇都春,凤泉玉练槌,雪醅湖州的六客堂,苏州的齐云清露,双瑞,秀州的清若空,越州的蓬莱春,扬州的琼花露,湖州的六客堂,镇江的锦波春、浮玉春,建康的秦淮春、银光,常州的金斗泉,扬州的琼花露,衢州的思政堂、龟峰,严州的萧洒泉,并镇江的锦波春,浮玉春,并建康的秦淮春,北府乐厨的第一江山等等,还有吴府的蓝桥风月,杨郡王府的紫金泉,杨驸马府的庆华堂,张府的元勋堂,几乎全国各地,天南海北的美酒佳酿汇聚一堂,真是琳琅满目,尽收眼底。

    不过我们仔细看了下,都是黄酒,想找个白酒喝简直是异想天开,就连最便宜的二锅头都没有,那五粮液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因为大宋还没有普及白酒,大家都在喝黄酒。不过这黄酒也不错,是养生酒。而且宋人还很会喝黄酒,因为黄酒定要热热的喝才好喝。我见旁边的食客们都喜欢把烫热了喝,若冷了,就用银壶在碳炉上暖了再喝。那温酒的碳炉乍一看上去,还真有点儿像现代社会马路上新疆羊肉串的。而且你只管喝得尽兴,不用管酒,倘若酒杯空了,自有那些殷勤的腰系青花布手巾,头梳高髻的烫酒美女——专称“焌糟”的嫂嫂已经不呼自来,为你换汤斟酒,温热美酒,真是五星级的细致入微,热情洋溢的服务。

    我们本以为就十来种酒,没有想到居然有上百个品名,只好随意捡几款好听的名字点了,有吴府的蓝桥风月,越州的蓬莱春,苏州的齐云清露。我们又随心所欲的加了些自己喜欢的东西在黄酒里,小飞说我小资味儿十足,亘古不化。我的成了樱桃风月,加菲猫的成了紫苏蓬莱,小飞更是青梅煮酒,别具风味。我们小酒满上,推杯助盏,觥筹交错,谈笑风生起来。

    那小哥转悠了几圈,又过来继续殷勤的说:“现在你们可以点点果子下酒,果果腹。”我们看果子只有几十个品种,点起来还算简单,关键是价格也不贵,就让他把各色果子都拿上来。这花前月下的必须要浪漫一番,要浪漫必须得先浪费。

    其实这果子并非水果,而是一系列色香味俱全,美轮美奂,小巧玲珑的点心。我们随意让他来了几十种——有皂儿膏,宜利少,瓜萎煎,鲍螺裹蜜,糖丝钱,泽州饧,蜜麻酥,炒团澄,沙团子,十般糖甘露饼,玉屑膏,爊木瓜,糖脆梅破核儿,查条,桔红膏,荔枝膏,蜜姜豉,韵姜糖,花花糖,二色灌香藕,糖豌豆芽,豆栗黄,乌李酪面,蓼花蜜弹弹,望口消桃穰酥,重剂蜜枣儿,天花饼,乌梅糖,玉柱糖,乳糖狮儿,薄荷蜜,琥珀蜜,饧角儿,诸色糖蜜煎,不一会儿工夫,这些果子就呈上来了,古香古色的木桌上满满当当的摆满了一桌子甜点。真是种类丰富,香甜可口,风味独特,造型精致,而且好多名字在现代社会是闻所未闻,工艺更是早已失传。我们吃得津津有味,而且这就着美酒下果子,更别有一番风味,口味独具,不觉得丝毫的甜腻沾口,反而有种清爽舒心的感觉。

    吃了片刻功夫,那小哥又过来了:“三位客官,差不多该点正菜了,要不要我说唱给你们听。”“算了,还是我们自己看吧。”这小哥身手敏捷的抽出本写着密密麻麻繁体字的菜单,恭恭敬敬的双手呈给我们。我们不看则已,一看吓一跳,这菜单几乎就是一本书嘛,居然有几百个品种,看得我们头都大了,据这位酒保哥格说——其实大宋的菜谱太多了,抄都抄不完,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往往一个酒席一个人有机会吃到四,五十几道菜不在话下。不过,选择太多反而不好,这太多的选择简直是无处可选。

    那加菲猫拿起菜单,倒是看得仔细,而小飞看了半天,无可奈何的说:“算了,我们就随便点些。有什么好吃的尽管拿上来,就我们三个人,也吃不了多少钱的。”

    那酒保朗声一笑道:“客官,此言差矣,那是您孤陋寡闻了。记得前几年的时候吧,有个四川来的举子,叫什么俞某某的千里迢迢来京城考试,却没有中第。而且也没钱回老家了,于是他准备吃一顿好的自尽。他关叫我们把店里的好东西——各色时鲜水果海鲜只管上,我们自然照做不误,他从晌午到傍晚胡吃海吃了一番,没想到结账居然花了五两银子。”我和小飞相视而叹:“这可是相当于一个人吃掉两千块大洋,那我们三个人吃下来可不得上万,算了,我们还是仔细点点菜吧。”

    “我们要个爆炒回锅肉——”小飞信手拈来。

    “什么回锅肉,难道就是爆肉吗?这有的。”小二吞吞吐吐的说。

    “对了,你们是怎么个炒发的?“我有些不放心。

    “简单,不过是将熟肉切成脍,与竹笋丝、茭白丝一起投入热油中爆香,以少量酱油、酒浇之,再加上花椒、葱,翻炒即成。”那小二快人快语的说。

    “那差不多就是回锅肉了,好吧,就这个。”小飞毫不犹豫的说。“再来个简单点的吧,青椒土豆肉丝——”小飞看前一个菜点的还算顺利,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不好意思,这是什么东西呀,我可真不知道,不过这个东西嘛,本店还真没有——”小二摸着脑瓜子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来。

    “对了,我们只是在利州有种植,这大宋物流不方便,所以还没有传到京城来吧。”我对小飞窃窃私语。

    “那来个南瓜炒肉丝吧?”小飞漫不经心的说。“没有,”那小哥不无遗憾的说。“那来个清炒玉米粒吧?”小飞又说。“也没有——”那店小二明显有些不耐烦了,以为我们无所事事,故意消遣他的。我突然想起这大宋不仅南瓜,玉米没有,甚至连烟草也没有,所以大宋没有那么多肺癌患者,饭店里也没有现代餐馆里乌烟瘴气,烟熏火燎的感觉。

    “那我们点个鱼之类的吧,大鱼大肉,少不了鱼,我们就来条红烧鲤鱼吧!”我看人家有些不耐烦,见好就收的说。

    “这位小姐,您可真是大方,我们这里一尾普通的小鱼,就我大拇指这么长,开价就将近一百文呢——”那小二斜着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看了我们一眼。我心中快速的换算了下,这么小的鱼也要几十块人民币呢,他继续解释道“如果大点儿,名贵点的,更是好几百文,上千文都见惯不惊,算是奢侈品了,在我们这里端上一整条鱼是非常隆重的,一般人都消费不起,只有达官显贵才可能选择。所以你们看,这酒桌上很少见整条鱼,客人们一般都点鱼汤,或者买腌成的鱼鲊,适合大众消费水平,不知道各位客官从外乡过来,是否消费得起?”“哇,原来东京如此鱼贵,如果有机会回去,隔三差五多吃点鱼才是。”我心中暗想。

    小飞却斩钉截铁的说:“怎么消费不起,我们就要一条整的,有什么好的鱼尽管上来就是。”小飞对我窃窃私语起来:“这些京城人真是傲慢,不就笼袖骄民吗?还把我们看成乡下人不是,今天豁出去了,定要吃个痛快才是,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让他们看看我们乡下人的厉害。”

    “那我就给你们来条黄河鲤鱼吧,现杀的,热锅氽一下就端出来了,浇个酸酸甜甜的汁,再加点胡椒面,那味道,勾魂摄魄的,就不摆了。对了,看你们阔绰,连鱼都吃得起,其他菜品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我给你们推荐几个经典菜吧——绣花高饤八果垒很不错,这菜令人叹为观止。还有燕窝鸡丝汤、海参烩猪筋、鱼肚煨火腿、鲨鱼皮鸡汁羹,也让人回味无穷,三位客官,你们人少,这些高品质的菜也就够吃了,各位意下如何?”那店小伙儿倒是识时务为俊杰。

    “好吧,快去吧,我们肚子都饿得呱呱叫了,”加菲猫也饥不择食的说。须臾功夫,那行菜者左手杈三碗、右臂自手至肩驮叠约二十碗,如同表演杂技一般把各色热气腾腾,美轮美奂的饕餮大菜端上了。

    我们一边吃着大餐,一边喝着小酒,这几杯小酒下肚,顿觉舒服许多,告别一路的风尘与疲倦,焕然一新,神清气爽,这京城的饭菜的味道果然不同,更胜一筹,果然脍炙人口,难怪不得生意如此火爆,而且我们也不用担心现代社会的地沟油,有毒添加剂,福尔马林等食品安全问题,全都是纯天然,无污染的食材加工而成,我们只管放心大胆的饕餮美食就可以了,我们一会儿功夫就吃得杯盘残迹,风卷残云了。

    那老板急匆匆的对小哥说:“对了待会儿你这边收拾完了,赶紧给大街上卖豆腐的张老五送餐去吧,他在我们店点了几个菜,说来了几个朋友,要在家里请客,痛快豪饮一顿。还有你叫他们吃完饭后不用急着拿餐具回来,让他们明天有空顺便捎过来就是。”我抬头一看,各种银餐具一应俱全,银光闪闪的一片,我的乖乖,这大宋人就是小资,富有,连送外卖都用银器装盛,而且据小飞估价一番,这些银器价值不菲,得二五百两呢。要知道在明朝50两就可以买个中等宅子,而这位大宋的店家居然放心大胆的留它在别人家过夜。可见大宋店家对顾客是非常放心,给足面子。可见这大宋人就是大气,豪爽。我们现代社会的大酒店有这分阔气和气度么?不过这也得靠诚信的社会环境,大家互相信任,才能进入良好的良性循环之中。

    正在这时,有位瘦精精的看起来十分机灵的经纪人瞅准时机,挽个篮子,拿着五色小菜,笑嘻嘻地撇进我们的包厢,问我们是否再来点?我细细看了下有广芥瓜儿、咸菜、杏片、梅子姜、莴苣笋、芥辣瓜旋儿、细料馉饳儿、香糖果子、间道糖荔枝、越梅、离刀紫苏膏、金丝党梅、香枨元,装在精美无比的梅红匣儿。一问价格,相当便宜,一份小菜才十五文钱,也就人民币几块钱,我们也不忍拒绝人家的小本生意,就随意要了几分。

    旁边的雅座也是座无虚席,谈笑风生,而且嗓门也大,我们听得是一清二楚,这大宋人和现代人也一样,喜欢热闹,喜欢八卦。

    只听两人在高谈阔论起来,一人说:“真宗朝定下潭渊之盟,有人以为是我们吃了败仗,给人家占了个大便宜,其实我们并不吃亏。你想呀,每年三十万的费用,还不到我们边境榷场收入的一个零头。多么划得着呀,这么小的费用,就让两个国家和平相处到了今日,让人们过上了安居乐业,免于战乱,而不是流离失所的生活,不能不说是历史上的一个奇迹,哪里不好吗?”另外一人也附和的说道:“是呀,用少量的金钱换来长久的和平,长治久安,这皇上真的是实实在在为我们老百姓着想呀。”

    前面一人又继续说:“你估计不知道吧,那大辽穷山恶水,穷乡僻壤,自然条件差极了。”另外一人好奇的说:“那他们那边又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呀?”这人不紧不慢的说:“听说那里荒山野岭,四顾茫然。黄云白草,不可穷极。即便是烈日炎炎的七月也像冬天一样寒冷。斜谷绵延,高崖峻谷,不见天日。从这里走上一个月,才能到辽国的上京。做生意的宋人到了那里,都回头望故乡,长泣不已,不知道去了能否还能回来。哪里有我们大宋好呀,不过,我们这边这么繁华,他们自然羡慕嫉妒恨啦,那些大辽的野蛮人的狼子野心,不可不防呀。”

    另外一人啧啧称道:“是呀,我们大宋地大物博,物产丰富,人杰地灵,就是他们硬要我去当辽国的皇上,后宫佳丽三千,八台大轿拉我去,我都不稀罕。”

    一人哈哈大笑,继续说:“这倒是,那些大辽野蛮人,估计他们的女人比我们的村妇都不如,长得灰头土面,黑黢黢,看着就让人止步了,就三个那样的围着我,秀色不可餐,估计我大倒胃口,饭都难以下咽,要是三千个围着我转,那我岂不是要一命呜呼呢?不过我们要用中庸之道看问题,大辽其实也有好的地方。”

    “我倒无所谓,如果千人一面,都是美女,也没有什么看头,甚是无趣,花开百朵,各有千秋嘛,你的目光太过挑剔,你要懂得欣赏,生活中处处都是美,是不缺美的,缺少的是我这种发现美的眼睛。”那人嬉皮笑脸的说。

    “那王兄何不欣然前往?”另外一人笑嘻嘻的打趣道。

    那王兄叹气一声:“不过无奈家中有悍妇,天天河东狮吼,纳个妾都痴心妄想,所以只有心动,没有行动,对了,你刚刚说那大辽哪里有什么好的地方?”

    “那里的水果还不错,据说他们在马粪里种西瓜的东西,种出来的和我们的冬瓜差不多大,而且味道很甜。还有他们的野生植被好,他们的草原上生着一种息鸡草,根大而肥美,马匹只要吃十株就饱啦,所以大辽的马匹才能养得那么膘肥体壮的,都是这草的功劳。我们可以过去一趟,回来种植点儿,说不定就发大财了。”一个人兴致勃勃的说。

    “我才不去那鸟不拉屎的地方,还有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有那些空闲时间,我还不如看看书,早日考取功名利禄的好,王兄,发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另外一人有些嫌弃的说。

    “来,喝酒,喝酒,不说这些了,咱们兄弟的感情才是最重要的,今晚不醉不归,来,干了。”这里的大宋人都很豪爽,个个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喝酒成了一件赏心悦目,联络感情之大事,大家都喝到不醉不归,在夏风中迷醉,享受天之骄民的闲适,淡雅,好一派有闲而缱绻的自在作风。

    我们也喝得醉醺醺,迷蒙蒙的,不得不点了许多甜水解酒。有甘豆汤,豆儿水,鹿梨浆,卤梅水,姜****,木瓜汁,沉香水,荔枝膏水,金橘团,雪泡缩皮饮,椰子酒,五苓大顺散,香薷饮,紫苏饮等等,这里的饮料特别好喝,一如其名,而且都不是添加剂勾兑的,全是取材自然,不仅美味可口,而且最妙的是各色饮料都加了冬天藏下的雪花,口感更加冰凉爽口,喝了之后顿觉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我们酒足饭饱之后,翩翩然往外走去,天色已经完完全全的黑了下来,墨蓝色的天穹有许多繁星点点,近在咫尺,抬手可得一般。在这夜凉如水的夜晚时分,夏风迷醉,红火的羊皮灯笼在夜色中连缀起来,一字展开,摇曳在温柔的夏风徐徐中。这大宋的京城真是个不夜城呀,依旧灯火辉煌,人声鼎沸。醉眼看京城大街,更是美不胜收,多姿多彩。摩肩接踵的行人拥满了热闹的街道,红尘男女,更感觉人如同在画中一般。耳畔旁的丝竹管弦,蔚然有声。更有那夜晚的西风轻柔的吹拂过我们的脸颊,送来阵阵凉意。在灯火阑珊中,京城更多了几分迷醉的朦胧美。真是“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吃饱喝足,只剩下玩了,我们又兴致勃勃的狂奔勾栏,观看娱乐节目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