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那个怪物突兀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吓得我目瞪口呆,花容尽失,话都说不出来呢。它的面部坑坑洼洼,千沟万壑。它的皮肤皱皱巴巴,如同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的松弛的皮肤一般,它的奇怪的小眼睛被褶皱出来的眼皮挡住了一半,泛着狡黠的光芒,直勾勾的盯着它的猎物——也就是我,它的嘴大得出奇,估计现在垂涎三尺了吧。不仅如此,它还穿红带绿,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这是何方妖怪,怎么如此无声无息的跑到我的房间?不管了,先吃我一剑,我回过神来,正要有所动作,没想到它居然也有所行动,而且和我是一模一样的举动。我这才恍然大悟起来,这丑八怪不正是戴着猪皮面具的自己吗?不禁哑然失笑,砰砰直跳的心也平静下来。都怪我草木皆兵,而且今天这酒喝得稍微多了点,居然都认不出自己的模样了。突然感觉如释重负,安全无比,有什么可担心的,索性懒得关灯了,径直走到床前,掀开被子,闭上了眼睛。

    不过还真不习惯和其他人在同一个屋檐下休息,怎么也睡不踏实,要是小飞在就好了,这个家伙不是说要和我形影不离的,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干吗?准是见色忘友,准是在看客栈的古代美女,看得魂不守舍,准是这样,不然这么晚我没有回去,怎么不出来找我呢?不给我打个电话,对呀,也不是他的错,我电话不是被偷了吗。还有京城这么大,他也有心无力呀,不过,我还真不习惯没有贴身男仆形影不离跟随。对了,他的卖身契都赎回去了,他现在也是个平等的自由人,以后不能对他呼来唤去了。

    关键是现在呼都呼叫不到他了,怎么办?还有古代人偷了手机之后,他们会怎么办?对,他们准会以为这东西是什么价值千金的宝贝,明天我得赶紧去当铺看看,或许有线索,实在不行,就只能到处贴寻人启事了。想着想着,我的脑子更?昏昏沉沉,完全处于混沌状态,迷迷糊糊,感觉似乎睡着了。突然似乎有什么东西碰了我,我猛的睁开疲乏的眼睛,在昏黄的油灯的光晕里面,一个硕大的白影出现在我的眼前。这怎么回事,平地里莫名其妙的的冒出个影子?不可能吧,不过我刚刚没有听到什么响动,平白无故的,怎么会有人悄无声息的进来,我努力睁大眼睛,踉踉跄跄的站起来,伸手一摸,扑了个空,那里压根儿也没有什么白影子。

    对了,一定是我的幻觉,要不就是我做了个黄粱美梦!我的脑袋更加的沉重,一阵睡意如同潮水般袭来,“不管了,先睡会儿再说,我一定是在做梦呢,我挠挠头,一定是酒喝多了,真的是喝酒误事。”我自言自语的说,倒头一歪,继续酣睡起来,一团白雾靠近了我,愈来愈近,而那白雾也开始淡去了,我终于看清了那个人,是他,那个梦里的人分明是大眼睛,特别是那双顾盼生辉的大眼睛,那样柔情似水,那么款款深情,对,就是他,这不是梦是什么,既然是梦,我也就不客气了,我赶紧勾住紧紧他的脖子,嘟圆了自己的嘴巴——

    “大姐,你这是干什么?”突然,旁边有个柔和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这声音如此真实,好像又不是梦。我恍恍惚惚的睁开迷蒙的眼睛,一个白衣飘飘,气度不凡的白衣人温柔的坐在我的床前,轻轻的说道。我感觉我的右手被他拎起来,温柔的被放到他的雕塑般的有着鲜明轮廓的温润如玉的脸上,紧紧贴着他的皮肤。我能感觉到他的肌肤保养得非常不错,像女孩子的皮肤一样光滑细腻,就是有种冰冷的感觉,这感觉是如此的真实,我急忙狠狠的揪自己的胳膊,不对呀,挺疼的呀,“难道?这不是梦。”我自言自语。

    “对,这不是梦。”白衣人声音大了些。

    “什么!”这下我完全清醒了过来,赶紧用左手顺势掀开被子一看,还好,衣服什么的都在。

    “快说,你,说,你,你是怎么跑进我的屋里来的,谁同意你不声不响跑进我屋里来的,吓死人啦!你难道不知道吗,人吓人,吓死人。还有呀,你为什么要穿白色的衣服,像个鬼似的。对了,你没有沾我什么便宜吧!”我有些气势汹汹的向那个白衣人大喊大叫。

    “小姐,你照照镜子好不好,先弄清楚了,是谁在占谁的便宜,好不好。”他努了努嘴,指了指我的手。

    我一看自己的右手如同磁铁一般,紧紧贴着他的脸,真是铁证如山,我感到十分不好意思,怎么还拽着不放呢?我赶紧把芊芊玉手给拽下来。

    “又不是我有意要占你便宜,是我刚刚没有睡醒,神智不清,你知道不,人神志不清的时候,是不能够很好的控制她自己的行为举止的,对了,我好像记起来了,是你自己先把我的手放到你脸上,对,是你的手先拉起我的手的。”我突然理直气壮振振有词。

    “好吧,我承认是我先拉你的手,可是我并没有把你的手,一直固定在我脸上,对不对?”他有些无可奈何的样子,刚刚匆匆一瞥,又因为事发突发,所以没有细细打量他的外貌,这灯火阑珊下,正好仔细看个清楚。不过我一看顿时傻了眼,呆若木鸡,平时伶牙俐齿的我居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长大了嘴巴,傻愣愣的盯着他看。

    他的脸庞,在朦胧的油灯下分外的帅气,英俊。最关键的是他不仅长得帅看上去,还长得十分有熟悉感,有几分像我的初恋男友——大眼睛,不过哇塞,如果不是他穿着古代的装束,乍一看我还真以为碰到初恋男友呢?让我顿时升腾起一种时空颠倒的错觉。再细细比对,又不一样,远远超出大眼睛很多,更精致,更完美,居然还有比大眼睛更帅气的男人,我可真成了井底之蛙,不知泰山之高,不知东海之深。

    好家伙,他的眼睛也够大的,而且轮廓看起来比大眼睛的还要有型,身量看起来还要高一些。他说话的声音比大眼睛更加的柔和而带有磁性,简直像广播电视台里面播放的男主持的迷人声音,悦耳动听。

    “没有见过帅哥吗?看不够吗?”他微微一笑,我脸一红,也不好意思接着看了,猛的想起刚刚的情景来。

    “明明是你有问题。难道不是吗?大半夜的,明明是你跑到我床上来的,不是,明明是你跑到我床边,故意让我看的,我不看,岂不枉费你一番苦心。”我的脸绯红一片,忙里出错,赶紧纠正。“还有,我问你,那两个可怜的乞丐哪里去了,你把他们怎么样了?你没有把他们怎么样吧?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我又恶狠狠的补充道。

    “咦,你还挺古道热肠的嘛,自己深陷囹圄,还对素未平生的陌生人恋恋不忘可惜呀,我看你这位小姐,样子长的比较抱歉就罢了,眼光怎么还是这么差呀。”他有些不屑一顾的说。

    “这什么意思?”我用指甲挠着脑袋瓜子,突然明白了。他的声音和老叫花子一模一样。

    “难道刚刚的就是你?就是你和你的同伙,乔装打扮成叫花子来骗我的。不过,你们打扮的确实惟妙惟肖的,和真的乞丐也也没有什么差别,害的我都没有认出来。”我气呼呼的说。

    “谢谢你的夸奖。”他微微一笑。

    “对了,是不是你们俩把我的钱包给偷了?”我猛回想起来,那撞我的也是个白色的身影,而且我随身携带的钱包不可能这么无缘无故就不翼而飞的,而且不见的时间也是如此凑巧。我拍拍脑袋,恍然大悟的说。

    “你说呢?真是明知故问,如果我们不偷你的钱包,你能乖乖的跟我们过来吗?小虎,把姑娘的钱包还她吧。”他微笑起来,眼睛大大的,黑漆漆的,似乎一池春湖在微风中荡漾,又是那么深不可测。

    “拿去吧,这是阁下的钱包。我们可是原物奉还,秋毫无损哟。”旁边的小虎子不知什么时候也过来了,递给了我先前丢失的绣花钱包,我急忙层层打开,仔细检查一番还好,还好钱币都在,我又把夹层翻下,手机也还在那里,原封不动。我一触屏,小飞等的号码赫然在目,手机完好无损。

    “你也有这个,买成多少钱啊?”那白衣公子有些惊喜,他从怀里也掏出了个手机,向我扬了扬。“没想到,这邓公子做生意都做到京城了,奇货可居呀,真是有生意头脑,物以稀为贵,估计他买得不便宜吧。”我心中暗自想到,“这是上古的神器,我们利州那里到处都有卖的。而我运气更好,直接后山挖到的,一分钱也没花。”我可不能对一个古人说这是从现代社会穿越来的物品,否则深受封建主义毒害的这些古人头脑一热,又要请什么道士仙姑之流的给我驱邪了。

    “那你看见附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他好奇的问。他准是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我得赶紧打断他,免得他发现了废掉的时光机器的秘密就不好了。

    “哎呀,你们废话少说。天下哪里有这样的贼呢?东西偷了又还我。快说,你们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吗?快说,你们到底有什么样的不可告人的阴谋呢?”我赶紧叫嚷起来。

    “你错了,我们的目的可以明确告诉你。所以也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可以敞开在太阳下说的,所以是阳谋,而不是阴谋。”他一字一句的说。

    我情不自禁笑起来。“哇,你这个人还挺搞笑的呢,还有点有趣呢,看不出来呀,我以为做大事的人都不苟言笑呢。”我两手交叉,脚尖轻轻一蹬,就蹦上了那古香古色的书台,抬起了二郎腿,根本学不了师父教的淑女样,唉,估计就是再相一百次亲,也还是很难吸引男人的目光吧。

    “说吧,有什么事情?看看我能不能帮上点忙?”我立马开门见山的说,“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的。”看来我并无性命之忧,他们如果要动手,我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看来他们另有所求。

    “我也喜欢直来直去,这点我们很相同。”他两颊微微的浮出一丝笑意,似乎很欣赏自己,果然好看的人都有些自恋吧。“那我就开门见山,长话短说吧,我知道你们一行人在找宝藏,我希望你能把最后的宝藏地址第一时间告诉我们。这对我很重要。”他无比诚恳的说。废话,对谁不重要,我心里不屑一顾的想。

    “那你们知道的挺多的,不过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们呢?”我故意一本正经的说。

    “天下熙熙,皆为名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你要多少钱,开个价吧。”那小虎子也是个快人快语之人。

    我故意沉默不语。我必须先要稳住他们,先从这里出去方为上策,如果我贸然说不行,不知道他们恼羞成怒之后又有什么行动,“这件事情重大,我还必须回去深思熟虑一番。”我故意嫣然一笑,对了,这透过猪皮的变了质的嫣然一笑,给人的感觉应该是皮笑肉不笑。

    “也行,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看来姑娘确实很有诚意,还要考虑一番。”白衣男子目光温柔。他如此和颜悦色,我继续缄默不语。“你不要考虑的太久,尽快做决定吧,这个方案我看挺诱人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错过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女孩,你一定会权衡利弊,做出正确的选择,因为合作对我们各自大有好处,我将静候佳音。”他继续蛊惑我,而我看着他,心猿意马。

    看着他清风明月,羽扇纶巾,唇红皓白,面若温玉,温润如玉,楚楚动人的样子,我突然突发奇想,要是他能像大眼睛一样牵着我的芊芊玉手就好啦。哎呀,我在想什么呀,真是一见帅哥就走神,又想入非非了。虽然他和大眼睛有些神似,终究不是他,而他内心如何,也不清楚,况且他还是个千年前的封建思想严重,顽固不化的古人,对了,我应该称呼叫他什么,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叫什么,多少代人呀,不能再想了,这辈分都完全混乱了,怎么可能?还是省省吧。

    “那你们为什么找我,而不是别人呢?”我仰起头,不解的问道,凝望他那双好看的亮晶晶的大眼睛,顺便再次瞟了瞟他那完美的轮廓,真如希腊雕塑一般的完美呀。刚刚模模糊糊,只是感觉帅气逼人,这下近在咫尺,看得更清楚,他和我前男友比起来,确实更胜一筹。无论是轮廓,眼睛,脸,或者是整体展现的气质,都远远超出了我的大眼睛许多,真是让人无端的心生爱慕。

    “因为你致命的弱点——”他平静的说,深邃的眼神带了一丝同情的光芒。

    “我的弱点,”我更加茫然不知所措了。我用力的摆摆手,使劲的摇摇头。“我的弱点,你怎么知道我的弱点的?我自己都不知道呀。”

    “不会吧,你的弱点那么明显,全大宋的人都知道呀?”旁边的小虎子惊讶的说。我还是茫然的摇了摇头,一副不知所云的样子。

    “看来,你的弱点还很多。”白衣帅哥笑嘻嘻的说。“对,因为你长的很丑,还不是一般的丑,而且还没有自知之明。”

    “她不会以为自己还不错吧?像东施效颦那样,哈哈哈哈。”旁边的小虎子添油加醋的说,肆无忌惮的狂笑起来。

    “因为你自身的原因,所以你要求的东西一定比一般人低很多,所以我们选择了你。”白衣男子轻描淡写的说。

    “好了,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慎重考虑考虑。本姑娘还有事情,先告辞了。”我拱了拱手,做了个要拜别的手势。“对了,还有就是,其实历史上东施也不丑,就是没有西施那样倾国倾城罢了,所以相形见绌了,再说萝卜青菜各有说爱,不是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嘛,说不定东施的爱人就觉得东施比西施更胜一筹呢?”我边走边说。

    “哎呀,这姑娘真是歪理学说一大堆。”那黑面小虎笑了。“你虽然长得难看,却是特别有趣,我喜欢和有趣的人在一起。我们很快还会再见面的,紫月姑娘。”那柔和而从容不迫的声音从后面席卷过来。

    我连奔带跑的冲到路边,叫了辆大宋的出租车,信步坐上上去,车夫匆匆往前赶着路,马车一路风奔而去,我赶紧迫不及待的打了电话给小飞,他为我一宿未归着急不已,我轻描淡写的说了下经过,然后说了句回头细说,便挂了电话。但心绪却随着外面起起伏伏的风景,一晃即逝的风景而起伏不定。“这都是些什么莫名其妙的人,他们到底知道多少宝藏的秘密?还有那白衣男子真是太玉树临风,风度翩翩了,算得上是我古往今来见过的最帅的人了,可惜忘了问他手机号,真是有些后悔,虽然不打算再见面了,可就随便打个骚扰电话,聊聊天也是好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难道遇上他,我在劫难逃了?心中有千万匹野马在狂奔,千万条河流在奔流,耳畔还回荡着他温柔如水的声音。他是谁,他究竟是谁?我的心中升腾起一个偌大的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