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摇晃晃过了许久,坐得都腰酸背痛了,终于可以下轿了。我又不得不踩着那倒霉的女婢的弯如弓的背,抬脚走了下来,急不可待的往前一看,不由得呆住了。太后的寝宫慈宁殿,比御书房更要恢弘许多,大气许多,让人眼界大开,叹为观止。那华丽的楼阁在含黛远山的映衬下,郁郁葱葱,布局开阔,红花绿树,清丽无比。袅娜的一池似青玉的绿水环绕其中,更有花树几十株,株株挺拔俊秀,袅娜的低头垂下细长的花枝,风动花落,带起似雪的花瓣,漫天飞舞,真是千树万树梨花开。清风拂过细长的凤尾竹,晶莹的露珠顺着婀娜多姿的叶尾滑落而下,明媚的太阳透过盛开的花树,洒下碎金般的亲吻,斑驳的树影荡漾在水面上,若有若无的花香浮动在氤氲水汽中,婉转清亮的鸟鸣掩在影影绰绰的花丛中。

    大殿雄伟高大,高耸入云,气势磅礴,巍峨雄壮,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完全想象不出它的富丽堂皇,富有十分鲜明的东方的艺术特色。各种飞禽走兽散布其中,各种花卉图案镶嵌其中。绿瓦红墙,相映成趣,那绿色的琉璃瓦,如同片片树叶,重重叠叠铺层一起,生气勃勃,绿意盎然。墙壁为朱红色,那中国红的墙壁显得如此的大气,厚重,喜气洋洋。屋顶为铜瓦,镌镂龙凤天马图案,闪闪发光,光耀夺目。九曲回廊,守卫森严。

    正红朱漆大门,装饰更为华丽,上有龙凤飞云石,雕缀以金钉,门扉上有金色的花纹,门面有玉饰,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慈宁殿”。四周装饰着倒铃般的花雕,花萼洁白,骨瓷样泛出半透明的光泽,花瓣顶端是一圈深浅不一的淡紫色,似染似天成。里面以高大的香木为栋檬,以坚固的杏木作梁柱,椽端上以璧为柱,窗扉为青色,殿阶为红色。殿前左为斜坡,以乘车上,右为台阶,供人拾级。黄金制作的壁带,间以珍奇的玉石,清风袭来,发出阵阵玲珑婉转的声响,时断时续,清越如同仕女轻击编钟,黄莺啼谷,蔚然有声。

    寝殿里面更是别又一番洞天,蔚为壮观,真是冯梦龙的《隋炀帝逸游召谴》“楼阁高下,轩窗掩映,幽房曲室,玉栏朱楯,互相连属,回环四合,牖户自通,千门万户,金碧相辉,照耀人耳目。金虬伏于栋下,玉兽蹲于户傍;壁砌生光,琐窗曜日,工巧之极,自古未之有比也。费用金宝珠玉,库藏为之一空。人误入其中者,虽终日不能出。”

    高大名贵的檀木作梁,晶莹剔透的水晶玉璧为灯,成千上万颗珍珠为帘幕,闪闪发光的黄金为柱础,云白光洁的白玉地板倒映着珠光闪闪的水晶,空灵虚幻,美轮美奂,恍若天界,如海市蜃楼一般,让人分辨不清何处是实景,何处为倒影。宽大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千层绿沙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金银线镶嵌珍珠芙蓉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榻上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内殿设有名贵的熏香,袅袅升腾如花香四溢一般,甜蜜芳香。真是花香袭人,如梦似幻,更有无数奇珍异宝填充其中,商周彝器等古玩无数件,还有吴道子等名家书画成百上千轴,更有名贵缎帛、金玉珠宝更不胜枚举,仅大小夜明珠子就多不胜数,我看得不由得呆了,太后的寝宫真是富贵华丽,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升腾起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无比感觉,怎么这样的真实,这样的熟悉呢?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是在梦境里面,还是在哪里,我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怪怪的感觉,不过我估计大约是古装剧看多了的缘故吧。

    “太后,小人感到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我情不自禁的说。

    “熟悉就好呀,以后你就会慢慢熟悉的。”太后轻描淡写,不以为然的说。以后?难道太后要留下我在她的宫里了。我惶恐不安的想着。

    “对了,老身因为政务繁忙,许久未曾出宫了,宫外可曾好玩?热闹吗?”看来太后对外面很感兴趣,所以就唤我进来了解民间情况。我一边想,一边眉飞色舞的说起来:“好玩,好玩,特别好玩。可以去东角楼街的勾栏瓦肆看伎艺表演。中瓦子、莲花棚、牡丹棚、里瓦子、夜叉棚、象棚最大,可容纳数千人。有卖货药、卖卦、喝故衣、探搏、饮食、剃剪、纸画、令曲,还有悬丝傀儡、药发傀儡、讲史、、舞旋、影戏等。京师的酒店,也热闹的不行,门首皆缚彩楼欢门,晚上灯烛荧煌,浓妆歌女数百,望之宛如神仙。鼎鼎有名的当数樊楼了,福建人刘子翚写道,梁园歌舞足风流,美酒如刀解断愁。忆得少年多乐事,夜深灯火上矾楼。

    “不仅好玩儿,还有特别多好吃的,”我是个吃货,说到吃,特别来了兴趣,因为确实来对了地方——宋朝。中国饮食文化历史悠久,发展到了宋代,可以说是树起了一座新的里程碑。比如我们吃到的火腿、东坡肉、涮火锅、汤圆、各式糕点等美食,就是发明或流行于宋代。我们现在习以为常的夜市就起源于东京。美国《生活》杂志曾评选出1000年来影响人类生活最深远的100件大事,宋朝的饭馆与小吃入选,排名第56。

    我不假思索的说起来:“每当夜幕降临,西司广场上,好不热闹。那摊主别具一格的叫卖声、锅碗瓢勺的碰击声、顾客的欢笑声,此起彼伏,萦绕耳畔。炉灶上火光熊熊,热气蒸腾,浓香扑鼻,迎面袭来。里面的食物可多了,有当街水饭、熝肉、干脯。王楼前獾儿、野狐、肉脯、鸡。梅家鹿家鹅鸭鸡兔肚肺鳝鱼包子、鸡皮、腰肾、鸡碎,每个不过十五文。曹家从食。至朱雀门,旋煎羊白肠、鲊脯、冻鱼头、姜豉子、抹脏、红丝、批切羊头、辣脚子、姜辣萝卜。夏月麻腐鸡皮、麻饮细粉、素签沙糖、冰雪冷元子、水晶角儿、生淹水木瓜、药木瓜、鸡头穰沙糖、绿豆、甘草冰雪凉水、荔枝膏、广芥瓜儿、咸菜、杏片、梅子姜、莴苣笋、芥辣瓜儿、细料馉饳儿、香糖果子、间道糖荔枝、越梅、刀紫苏膏、金丝党梅、香枨元,皆用梅红匣儿盛贮。冬月盘兔旋炙、猪皮肉、野鸭肉、滴酥水晶脍、煎角子、猪脏之类。

    别的不说,单这些菜名就起得让人食欲大振,胃口大开。连那些桌子条凳都长得与别处不同,肥头大耳,油光满面的,连人影都舍不得离去,久久徘徊,连树上的叶子,清风眀月都忍不住过来喝上一口东京夜市的小酒,喝多了,醉得一塌糊涂,叶子醉倒在地,一塌糊涂,明月清风东倒西歪,左顾右盼不知来时的路了——”

    我本来想再添油加醋说得有趣些,勾起了太后的兴趣就可以出宫,顺便溜之大吉了,正左思右想之间,我那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咕的响了几声,太后看了下铜壶滴漏,说:“你先吃点点心,将就下。”话语刚落,太后便唤人给我端上了许多精制的糕点来,叫我随意吃。我真是受宠若惊,坐立不安,这究竟怎么回事,难道就我乱七八糟说了一通,居然可以享受如此高规格的待遇。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先尝尝御品再说——只见里面的点心花样繁多,有炙焦金花饼、乳饼、胡饼、牡丹饼、芙蓉饼、菊花饼、梅花饼、糖饼,糖糕、花糕、蜜糕、糍糕、蜂糖糕、栗糕、麦糕、豆糕、小甑糕蒸、重阳糕,各式各样,精致无比,而且以桂花、玫瑰调香,口味香甜,芳香四溢,琳琅满目,再配以精美的玛瑙镶嵌金盘子,我都不知从哪里下口,心下想着这么精美的盘子,这又得多少钱呢,能带回去一两个就好了,我爱不释手的拿着那些盘子,磨蹭了半天才吃上半个来,真是舌尖留香,回味无穷呀。

    甜点里也有白白胖胖的汤圆,我突然想起汤圆也发明于宋朝,情不自禁的咏起一首诗来:“小的突然想起一首当朝的诗来——元宵争看采莲船,宝马香车拾坠钿;风雨夜深人散尽,孤灯犹唤卖汤圆。”本以为太后对我大加赞赏,夸我博学多识,没想她看我似乎眉眼间有些恍惚,不知所云的点点头,我突然想起这是南宋词人姜白石的诗,她自然没有听闻。

    看太后和蔼可亲的样子,我吞吞吐吐的说:“刚刚小人不知是太后驾到,只是看着太后年轻无比,所以叫错了称谓。”太后笑笑的说,“没什么,其实老身最喜欢的还是皇后这个称号。你不知道,当年老身与先皇是如何的恩爱,琴瑟合鸣,举案齐眉,恩爱无比,老身虽然大先皇两三岁,但是他还是处处体谅我,爱护老身。哎,可惜了,先皇身体赢弱,提早离老身而去,哎,可怜老身如今孑然一身,孤儿寡母的相依为命。要是先皇还能活到现在就好了,老身不知道多开心呢,你还是赶紧吃吧——”本还想问问太后找我究竟所为何事,不过变色龙的心情如同天上的云,还是少招惹她为妙,还是听她说为好。

    “听你刚刚说得如此好玩又好吃,怪不得皇儿天天都想往外面跑,改日老身也定要出宫好好逛逛——”太后的思维确实跳跃,不过正好,正合我意,正好可以一走了之了。

    “好呀,择日如不如撞日,要不今日小的就赔太后出去逛逛——”我看太后兴头正起,赶紧献言道。

    “太后,今日是太后生辰,太后可曾忘记了,太后是否要稍事梳妆打扮下。”火鸡真是忠实的很,在一旁嘀咕,彻底打消了我的计划。

    “是了,老身差点忘了这头等大事,让百官大臣们久等可不太好,你这去帮老身准备准备。”我又一阵欣喜,这又有机会可以逃之夭夭了。没有想到太后似乎看出了我的小心思,她回头对我说:“对了,你待会儿也随老身同去,看你灰头土脑的样子,赶紧去沐浴一下吧,绿萝,还不赶紧去安排。”此刻的太后变得十分的亲切,如同一位和蔼可亲的大姐姐。“小的也一道?”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是时来运转,真是天上掉馅饼了,不过太好了,终于有机会看见皇上了,满足一下好奇心,可以一睹为快。“官家也去?”我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

    “陛下不去,他出宫巡视去了,不过他早早的把礼物放在御书房了,这不老身才一早过去看看,倒也凑巧,碰上你个有趣的人,皇儿真是个乖孩子,有心人。”太后随口说道。

    火鸡安排宫女给我细细洗漱一番后,换上了昂贵的绫罗绸缎,焕然一新,香气袭人,太后又让火鸡递给我了张白色锦帕掩面。回头一看太后,她已然梳妆完备,换上了里三层外三层层层叠叠匠心独运的华丽凤袍,头上的雕龙画凤珠钗赫赫生辉,更显得太后容光焕发,仪态万千,贵不可言。

    准备妥当之后,已是皓月当空,清风徐来,熙熙攘攘的皇宫内外灯火通明,虽是入夜,可依然“火树银花不夜天”,“宝马雕车香满路”,我们黑压压的一众人随着太后浩浩荡荡移驾到了正殿,只见里面张灯结彩,灯红酒绿,张罗的十分豪华。听火鸡说是专供宫廷饮食的翰林司、御厨,帐设司、厨司、茶酒司、台盘司、果子局、蜜煎局、菜蔬局、油烛局、香药局、排办局等多部门协调在准备的,据《都城纪胜》说——“官府贵家置四司六局”,,“各有所掌,故筵席排当,凡事整齐”,其中“厨司专掌打料、批切、烹炮、下食、调和节次”,“菜蔬局专掌瓯饤、菜蔬、糟藏之属”,看来确实如此,各种美食的香味交杂逶迤飘然而来,各种美酒的浓香扑鼻而入,深吸一口气,每一寸毛孔都是舒服的。

    我正要假装跟那一众仆人前去去忙活,伺机而动,没有想到太后拉着我衣裙的一阙:“你就不用走了,就坐老身旁边吧——”我简直大惊失色,如五雷轰顶,惊得头发都竖起来了,我是不是听错了,还是我恍惚了,直到火鸡不客气的把恍恍惚惚的我重重的往高登上一压,我才清醒过来。这可是爱丽丝版中国宋朝奇遇记呀,这可是总统级的待遇呀,好比一国元首突然无缘无故接见你一个平头百姓,真是让我始料未及。“谢谢,谢太后恩典。”我就一普通人,一紧张,一激动,话都支支吾吾,语无伦次,结结巴巴了。我真是受宠若惊,手足无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浑身上下不自在,这可完完全全的超乎我的想象之外,这到底怎么回事呀,可我又不敢多少话,只得谨言慎行的,万一一个不小心,这可是古代,可会头脑分家的,只得一个劲儿说好。

    只见众位来宾都穿得花枝招展,女宾美艳绝伦,男宾衣冠博带,让我大开眼界,这贵族确实是皇家贵族,一言一行全具大家风范,和普通人确实不一样,举止不凡,无论他们走路的姿势,还是说话的仪态,不自在程度真和现代社会走秀的模特有几分相似之处。我还依稀见到了几个熟人,有在利州参加非诚勿扰的,有后来萍水相逢的——范仲淹、富弼、王安石,司马光,苏轼,狄青,包拯,张尧佐等,显然已经高中,正为朝廷效力,他们意气风发,春风得意的谈笑风生。不过他们显然也没有认出我,这倒正合我意,免得节外生枝。

    太后的宝座理所当然设在主殿正中,因为官家年少,太后摄政,权倾朝野,自然众人不敢怠慢,我被加了张小的“御茶床”,也就是餐桌,坐在离太后不远墙角阴暗之处,虽然看下面一览无余,但因我所在位子较隐蔽,旁人一般不会注意到我。座前陈设着珠宝做的人工花枝、若干盘珍鲜水果,还有仅供观赏的果盘,盘中是蜜饯水果、雕花瓜果叠成的宝塔,真是琳琅满目,美不胜收,我的手情不自禁伸向珠宝好几次,可惜众目睽睽之下,终是难以得手,又怕节外生枝,只得咽咽口水,做罢。

    真是太后请客,倾朝赴席,人数众多,场面格外的浩大。而且仅从席坐上就可看出等级尊卑。宝座对面,安设四行座位,第一行为高座凳,铺锦垫,每座前各列一张矮桌,陈设雕花或蜜饯瓜果堆垒的果盘,由当朝宰相、亲王等人与辽国、高丽、西夏诸国使者就坐。其后的三行则改为矮坐凳,三人分享一张矮餐桌,入座者也为朝廷重臣。其余大臣以及诸国低等随员的座位设在大殿之外、两旁偏殿的廊檐之下,同为三人一桌,桌上摆设环饼、油饼、枣塔垒成的“看盘”,纯为装饰,不许真吃,大家一副喜气洋洋,与天同乐之感。

    整场宴会的持续时间很长,分为“前筵”与“后筵”。上半场一共为饮五盏酒的环节,下半场则为四盏酒。每一轮都包括三杯酒,由相关政府部门头头首先向太后敬酒,群臣陪饮;再向宰相敬酒,太后、群臣陪着喝;最后是太后象征性地给其他部门的百官敬酒,大家伙一起干杯,遵循着严格的程序。

    不过在我看来更像是在茶艺表演,殿栏杆前站一位唤作“看盏”的教坊艺人,他穿得周周正正,每次敬酒,他都会用抑扬腔调高唱“斟御酒”,同时宽大的双袖像白鹤展翅一样舒展来,再缓缓落下,最后蜻蜓点水般拂落在栏杆上。太后则郑重其事的缓缓举起黄金镶钻石酒杯,不知又值多少人民币,从东向西煞有其事的展示一番,再高声邀群臣共饮。场面十分浩大,满满的宴席密密麻麻铺层到殿外,所以殿门边也站着宣赞,轮班随太后的动作躬身扬声宣布“饮酒”三次,群臣齐齐站起,向太后行礼,立着把杯中酒饮尽,并再次行礼,装模作样一番才能就座,如此周而复始地重复五轮,颇为辛苦,

    还好人性化地安排了中场休息,不过自然没什么足球宝贝伴舞助兴,但也颇有趣味,因为太后高声派人赐给群臣各种绚烂的人造彩花,一群大男人只得无可奈何的不情愿的它们簪到冠上头带着满头鲜花,花枝招展重新上场,蔚为壮观,我忍俊不禁,偷偷笑起来,而他们一个个正襟危坐,显然已经习以为常了。

    太后不知什么时候又换了套华丽的衣裙,头上簪花,回到御座后,“后筵”开始,仍是一轮轮的敬酒饮酒,到第九盏才算终席。不过御筵的宫廷御酒确实回味无穷,风味独特,有甘甜醇香的蔷薇露,有妙不可言的流香酒,还有达官贵人家的自酿家酒,蓝桥风月,紫金泉等,各有千秋,酒香迷人。

    喝酒只是宴会的一部分,从第三盏起,太监们跪着把下酒的各种美轮美奂,眼花缭乱熟食传递到各张餐桌上,大家开始大吃大喝,大快朵颐起来。当然,这些人的吃相还是非常文雅的。而且这个菜单从北宋到南宋,作为祖宗定法,几百年里从无改变,没有新意,所以他们估计也吃得索然无味,见惯不经。

    待众人坐定,先送上来的称为“绣花高饤八果垒”,这是看菜,分别堆垒着香圆、真柑、石榴、橙子、鹅梨、乳梨、榠楂、花木瓜。香圆也叫香橼,韩彦直《桔录》说,其“长如瓜,有长及一尺四五寸者,清香袭人,置之明窗净几间,颇可赏玩”,是观赏类水果榠楂似木瓜而略大,其色黄而其味涩。这八品水果并不食用,只用于观赏。接着端上十二味干果,叫做“乐仙干果子叉袋儿”,分别是荔枝、龙眼、香莲、榧子、榛子、松子、银杏、梨肉、枣圈、莲子肉、林檎旋、大蒸枣,这些也属于看果。而后捧出十盒“缕金香药”:脑子花儿、甘草花儿、朱砂圆子、木香丁香、水龙脑、史君子、缩砂花儿、官桂花儿、白术人参、橄榄花儿。其作用自与食用无关,推想只是让空气清新芳香而已。

    再接着端出来十二品“雕花蜜煎”,有雕花梅球儿、红消儿、雕花笋、蜜冬瓜鱼儿、雕花红团花、木瓜大段儿、雕花金桔、青梅荷叶儿、雕花姜、蜜笋花儿、雕花橙子、木瓜方花儿,从命名不难想见其玲珑剔透的雕花造型。《都城纪胜》说,“蜜煎局专掌糖蜜花果、咸酸劝酒之属”,大类时下的蜜饯。

    接下来的十二道“砌香咸酸”,依次为香药木瓜、椒梅、香药藤花、砌香樱桃、紫苏柰香、砌香萱花,拂儿、砌香葡萄、甘草花儿、姜丝梅、梅肉饼儿、水红姜、杂丝梅饼儿。砌香咸酸似是一种特殊加工方法,以便在味觉上恰与前一类甜腻的蜜饯形成对比继砌香咸酸送上台面的是十味脯腊,有线肉条子、皂角铤子、云梦豝儿、虾腊、肉腊、奶房、旋鲊、金山咸豉、酒醋肉、肉瓜齑。铤子亦作脡子,指直长条的干肉。云梦豝儿的腌腊方法也许与算条巴子类似,旋鲊似是一种肉末干,“生烧猪羊腿,精批作片,以刀背匀捶三两次,切作块子。沸汤随漉出,用布内扭干。每斤入好醋一盏,盐四钱,椒油、草果、砂仁各少许,供馔亦珍美”。豝鲊已是脯腊食品的通称了。接着送上来的便是所谓“垂手八盘子”,有拣蜂儿、番葡萄、香莲事件念珠、巴榄子、大金桔、新椰子象牙板、小橄榄、榆柑子。这八盘虽也是时鲜水果,但以小果实为主,与首先端上来的以大果实为主的“绣花高饤八果垒”有所区别。至此第一巡招待告一段落。

    太后再落坐后,第二巡款待开始。率先送上的是八盘“切时果”,分别是春藕、鹅梨饼子、甘蔗、乳梨月儿、红柿子、切橙子、切绿桔、生藕铤子。接着又是十二品时新果子,有金桔、葴杨梅、新罗葛、切蜜蕈、切脆橙、榆柑子、新椰子、切宜母子、藕铤儿、甘蔗柰香、新柑子、梨五花儿。继两批水果端上来的是前面登过场的十二品雕花蜜煎和十二道砌香咸酸。而后则是十二味“珑缠果子”,名目有荔枝甘露饼、荔枝蓼花、荔枝好郎君、珑缠桃条、酥胡桃、缠枣圈、缠梨肉、香莲事件、香药葡萄、缠松子、糖霜玉蜂儿、白缠桃条。无非是些干鲜果实外裹缠糖霜之类的东西,时下仍归入蜜饯类消闲食品。待到再送上花色同前的十味脯腊,这第二巡吃食才算结束,

    而后正式御筵才开始。正式御筵有“下酒十五盏”,每盏两道菜,是成双作对送上来的,寓意好事成双。共三十种菜每五盏为一段,各有歇坐、再坐的间歇,酒宴进行间,有乐舞伴奏,还有小唱、唱赚、鼓板、杂剧等演出。席间,十五盏依次由袅袅婷婷,相貌端庄的貌美侍女穿梭不息地端上来。第一盏是花炊鹌子、荔枝白腰子。第二盏是奶房签、三脆羹。第三盏是羊舌签、萌芽肚胘。第四盏是肫掌签、鹌子羹。第五盏是肚胘脍、鸳鸯炸肚。第六盏是沙鱼脍、炒沙鱼衬汤。第七盏是鳝鱼炒鲎、鹅肫掌汤齑。第八盏是螃蟹酿橙、奶房玉蕊羹。第九盏是鲜虾蹄子脍、南炒鳝。第十盏是洗手蟹、鳜鱼假蛤蜊。第十一盏是五珍脍、螃蟹清羹。第十二盏是鹌子水晶脍、猪肚假江珧。第十三盏是虾橙脍、虾鱼汤齑。第十四盏是水母脍、二色茧儿羹。第十五盏是蛤蜊生、血粉羹。此外有插食八品,分别是炒白腰子、灸肚胘、灸鹌子脯、润鸡、润兔、灸炊饼、不灸炊饼、脔骨;劝酒果子十道,有砌香果子、雕花蜜煎、时新果子、独装巴榄子、咸酸蜜煎、装大金桔小橄榄、独装新椰子、四时果四色、对装拣松番葡萄、对装春藕陈公梨。另有所谓厨劝酒十味,即江珧炸肚、江珧生、梭子蟹签、姜醋生螺、香螺炸肚、姜醋假公权、煨牡蛎、牡蛎炸肚、假公权炸肚、蟑蚷炸肚,与插食一样都不计入正式下酒的十五盏,真是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简直太丰富,太好吃了,而从二色茧儿,羹、鹌子水晶脍可以想象其色;从香螺炸肚、灸鹌子脯可以闻到其香;从虾橙脍、鲜虾蹄子脍可以测其味;从花炊鹌子、螃蟹酿橙可以推断其形,精致无比,让我大开眼界,真是山珍海味,豪奢糜费,无奇不有。而羊肉在肉食中仍占重要地位,这也是北食遗风。这些好像在《东京梦华录》里也有提到,有种似曾相识之感。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螃蟹酿橙,最具特色,回味无穷,令人难以忘怀,在现代社会都是招待海内外贵宾的国宴菜品,酸咸宜人,令人垂涎三尺,顿兴秋风之叹。大家吃得津津有味,太后兴致勃勃大说起来:“这几道菜特别好吃,看大家吃得开心,老身索性就把秘方公布给大家吧,有空叫家仆弄弄,螃蟹酿橙橙用黄熟大者,截顶剜去穰,留少液。以蟹膏肉实其内,仍以带枝顶覆之。入小甑,用酒、醋、水蒸熟。用醋、盐供食,使人有新酒、菊花、香橙、螃蟹之兴。洗手蟹,用生蟹剁碎,以麻油先熬熟,冷,并草果、茴香、砂仁、花椒末、水姜、胡椒,俱为末,再加葱、盐、醋共十味,入蟹内拌匀,即时可食”,这个方子就送给大家了。”太后所言,和我在《吴氏中馈录》和宋人林洪的《山家清供》来看到的记录完全相同。下面早有人高声说道:“太后博学多识,真令我等大开眼界,祝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还有薯蓣粥居然也登上了御筵的大雅之堂。而刚刚我在寝宫吃大那些肉丝糕、丰糖糕、乳糕、栗糕、镜面糕、重阳糕、枣糕、拍花糕、糖蜜糕糕儿盘作为穿插在酒筵中间的劝酒点心。比较让人难忘大还有冰雪冷元子——先把黄豆炒熟,去壳磨成豆粉,用蜂蜜拌匀,加水团成小团子再浸到冰块里面,就大功告成。还有唤作冰酪大美食——真是似腻还成爽,才凝又欲飘。玉米盘底碎,雪到口边消。

    我也带着白色面纱,正襟危坐,诚惶诚恐的吃起来,位置虽高,正好在暗处,没有看到当今皇上,心中不由得有些小小的失落。真是琥珀酒、碧玉觞、金足樽、翡翠盘,食如画、酒如泉,古琴涔涔、钟声叮咚。道道珍馐佳肴都可以称得上是艺术品,色泽香艳,香味纯正,都让人舍不得下口,怕破坏这件件艺术珍品。一看众宾客吃饭的样子极其优雅,充分展现了皇家贵族风范,从容不迫,慢条斯理,动作轻柔,时不时还以手拂面。我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他们吃饭静悄悄的,悄无声息,嘴不能长太大,食物不能挑的太多,一口便要送入嘴中。我刚挑了一筷子,就大呼举杯,动不动就举杯,祝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真是繁文缛节,礼仪繁杂。对于我这样没有经过什么大世面,对于我这种平头老百姓家的小孩儿,不是豪门,富二代的人而言,是从没有过的离奇经历。我只得无比注意,万分小心谨慎,就像林黛玉初到贾府家一样。我大气不敢出,生怕做错了什么地方,贻笑大方。哪怕嘴巴的口水如洪水泛滥,就要倾泻而出,也强行进行抢险疏通工作,把它们生吞活剥下去。再依葫芦画瓢,按他们的吃法,将美食一点一点慢慢悠悠,悄然无息的往嘴里送,小心翼翼,谨言慎行,这哪里是在吃饭,分明是在受刑嘛,太难受。我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哎,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动作幅度大了也不好,小了又挑不到菜。哪里有在外面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豪情,说不出的难受,憋屈。光吃个饭,就前前前后后洗漱了几十次,擦拭了十几回,又要吃茶什么的,又要说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手都举麻了,总之是麻烦死了。终于熬到吃完了,以为全结束了,结果还没有完,又有专人依次拿个精美的精雕细琢的小金盆,小飞如果来了,就真是金盆洗手,再不厌其烦的用锦缎的白色面巾洗漱擦拭一番。而这些精美的丝缎就如一次性纸巾般随意丢掉了,心疼的我小心脏颤抖不已,这要拿回去,不又得换成人民币几百万。

    一顿皇家大餐,饕餮盛宴,吃得我心跳加速,眼冒金星,饥肠辘辘,这吃了还不如不吃了。远了的菜品不好过去挑,近了的菜品不敢多挑,吃的不能太快,要细嚼慢咽。象我这样的普通人,在如此尊贵的台面上吃饭,是从没有过的事情,自然显得毛毛燥燥的,手忙脚乱的,顾此失彼,以火鸡为首的仆人们不免对我贻笑大方一番,但是我故作镇定,心里却像揣了个活泼乱跳的小兔子一样,砰砰直跳。

    特别是火鸡她们,看到刚刚还和她们一样身份的我,居然和太后她们那些达官贵人一块用餐,简直惊奇得目瞪口呆,眼珠子都快要掉到银光闪闪的盘子里面了。他们虽然一边有条不紊的上着菜,但还不忘了不满的向我干瞪着眼睛,显示她们的羡慕嫉妒恨来。特别是火鸡那双红通通的火鸡眼,配上她那摇曳多姿的蓬松头发,活像只摇头晃脑的火鸡“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受到怎样好的待遇?她家是积了多少代的德,才有这样的好运气啊?”我只好宠辱不惊的用甜美的微笑来应对她们那一双双惊呆了大眼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