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太监们送上食品之后,群臣们包括我都不得不起立谢恩,整个宴会都在不断起身、行礼、归坐当中重复,谁也不可能吃个踏实。所以从第三盏以后,伴随着百官酒之后,都会有一场花样纷呈的歌舞表演,这种人性化的安排不仅为了场面漂亮,也是留给大家吃饭的时间,让大家能安安稳稳的大吃大喝。各种各样种类丰富的舞蹈助兴表演让我们大开眼界。真是美轮美奂,长袖善舞。舞女们个个长得眉清目秀,舞蹈轻盈、飘逸、柔媚,精彩纷呈,让人叹为观止,宋代的舞蹈更多展现出古朴、优雅与内敛的风格,古、悠、慢、妙、美。而且加上皇室贵族对宴酣之乐十分重视,所以宫廷乐舞表演场面宏大,舞者竞相展演各种舞蹈技艺,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其中好些舞蹈在现代社会都已经失传,真是颇为遗憾,我灵机一动,乘人不备,暗地里偷偷在我手机里拍了好些段视屏,以好将来回去做留念。

    第一曲表演的是唐代时期流行的宫廷舞——《霓裳羽衣曲》即《霓裳羽衣舞》,真是大气富贵,让人过目难忘。

    太后博学多识,见多识广,从容不迫的在一旁解说道:“这《霓裳羽衣曲》描写的是唐玄宗向往神仙而去月宫见到仙女的道教神话故事。融歌、舞、器乐演奏为一体。全曲一共有三十六段,是前朝唐朝歌舞的精品,集大成之作,音乐舞蹈史上的一颗璀璨的明珠。它是由唐玄宗作曲,安史之乱后失传。但好在南唐时期,大才子李煜和大周后将其大部分补齐,但是金陵城破时,被李煜下令烧毁了。所以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称赞此舞的精美道:千歌万舞不可数,就中最爱霓裳舞,我们今天看到的就是李煜补齐的作品。”

    只见《霓裳羽衣曲》的舞蹈、音乐、服装都极力渲染虚无缥缈,恍若仙境的如梦似幻般的场面,那薄如蝉丝,艳丽无比的霓裳羽衣和舞姿婆娑的众舞女的婀娜多姿的形象,更给人以身临其境的感受。人数众多的宫廷乐队也煞有其事在一旁吹拉弹奏,钟鼓齐鸣,那音乐更是美妙动人,如同天籁之声,可谓是耳朵的饕餮盛宴,丝竹之音不绝于耳,真可谓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乐声如跳珠撼玉,令人陶醉。仔细一看,原来演奏多器件可真多呀,大多采用中国特有的民族乐器演奏的乐曲,如古筝、二胡、琵琶,磬(唐代指铜钵)、箫、笛、箜篌、筚簟、笙等金石丝竹,还有磬、箫、筝、笛等乐器独奏或轮奏。歌的开头是慢板的抒情乐段,中间稍有变化,自然由慢转,曲破又名舞遍,是全曲高潮,以舞蹈为主,繁音急节,乐音铿锵,速度从散板到慢板再逐渐加快到急拍,结束时转慢。

    众舞女舞姿翩翩,长袖善舞,她们统一穿着黄色绣牡丹花碧霞罗,逶迤粉红烟纱裙,风髻雾鬓斜插珠花,姹紫嫣红的一片,舞蹈的内容居然还有陕西和敦煌壁画里的各种飘逸神飞的舞姿造型,让人顿生熟悉之感。那些古色古香,宽袍广袖、飘逸潇洒,富有诗意的美感。真是让我想起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的诗歌。那些明眸皓齿的舞女们黑漆漆的乌黑的长发随意用彩色丝带扎着,在皎洁如水的月色下轻歌曼舞,翩翩起舞,五彩袅娜纱衣随风飘动,灵动,飘逸,清雅,高傲如若手持琵琶的飞天,飘逸如漫天轻盈的雪花,清雅如像步步生莲的仙子。她们时而缓步如同轻巧的云朵般慢慢移动,时而如同狂风旋雨般阵阵疾转,长眉轻蹙,妙目传情,顾盼生辉,芊芊玉手,腰肢如柳,舞艺超群,精美绝伦,看得众人连声叫好。

    接着来了一众美貌如花的宫女,大约有十余人左右,芊芊玉手端着晶莹剔透的银盘站立在旁,盈盈不语,大伙儿看得云里雾里,不知所云,不知到底接下来是何表演,还是太后喜气洋洋的说道:“接下来表演的是掌上舞,这是汉代赵飞燕跳过的名曲,是乐府中舞,特别难的是它的舞步十分特别,又称踽步,因为很难掌握,早已失传,走起来若人手执花枝,颤颤然——”我心中暗想:“这形容起来,难不成是走t台的猫步,反正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太后接着浓墨重彩的说起来:“大家都知道赵飞燕是西汉朝代汉成帝的皇后和汉哀帝时的皇太后,因其舞姿轻盈如燕飞凤舞,故人们称其为“飞燕”,而赵飞燕之所以从平民百姓的子女,一跃而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除了她超凡脱俗的外貌外,主要靠她技压群芳的舞姿,高人一筹。尤其有名的是她的掌上舞,唐代诗人徐凝作的《汉宫曲》——水色箫前流玉霜,赵家飞燕侍昭阳。掌中舞罢箫声绝,三十六宫秋夜长。今天我们的舞女就要表演这曲舞蹈,而且还更加推陈出新,要站在这十个盘子上跳舞,大家拭目以待吧——”太后的话音刚落,下面就唏嘘不已,啧啧称道,望眼欲穿的往舞台看去。

    台上空无一人,但是后面传来了一阵丝丝缕缕的古琴声——秋风起兮天陨霜,怀君子兮渺难忘,感予意兮多慨慷!天陨霜兮狂飚扬,欲仙去兮飞云乡,威予以兮留玉掌——一位妙龄少女芊芊玉手抚弄琴弦,信步走到台前,端坐下来,原来她并非舞蹈者,不过是伴奏的,原来这个曲目比较特别,必须配古琴而舞,而这首诗歌正是由赵飞燕谱写的《归风送远操》。然后依次上来了玉环击节拍,吹笙伴奏的几位少女,但都不是主角。

    紧接着,一位长得国色天香,腰骨纤细,风姿卓绝的姑娘便飘飘然的在如烟如雾的丝绸缎子里粉墨登场了,她姿容秀丽,身材袅娜,穿着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素,肌若凝脂气若兰。娇媚无骨艳三分。她婀娜着在舞台上载歌载舞起来,她跳舞的姿态果真撩人,纤便轻细,举止翩然,特别是那双黑色的眼眸如同一湖潋滟的水,让人顿生勾魂摄魄,魂牵梦绕之感,如风拂杨柳,又如燕飞翩跹,风华正茂,风情万种,风姿卓越,美伦曼妙。我都深深被她的舞姿所吸引了,心想就算她去到以瘦为美的现代社会,在也依然是众人瞩目的明星,还有幸好小飞没有进皇宫,不然没有见过什么市面的他的小眼珠不知道怎么样的滴溜溜转个不停呢。大家都陶醉在“飘飘乎,如羽化而登仙”的舞境中,忘乎所以的看着她一转一折,一颦一笑。连那十位袅袅婷婷,秀丽端庄手托晶莹剔透的水晶盘端站一旁的宫女也看得津津有味。

    那舞女跳着跳着,芊芊细腿往上一跃,裙角飞扬而起,她的广袖不住的在空中舞动,没想到她突然出人意料的轻轻往空中一腾,便轻盈一跃而起,稳稳落到其中一位宫女的水晶盘上了,继续熟练的在盘子上跳舞了,看得众人目瞪口呆,清醒之后都忍不住的拍手叫好。她轻盈的蹦到这个托盘上边歌边舞,她绝妙的舞技,技惊四座,真称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过我学过武功的,知道究竟,她的轻功确实不错,想必也有些武学修为,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曼妙的,柔若无骨的舞姿,身轻似燕,软如云絮,不是每个会武功的人都会的。

    荡人心魄的古琴继续轻扬而起,无数娇艳的花瓣翻飞于天地之间,沁人肺腑的花香令人迷醉。她的舞姿如空谷幽兰,如绽放的牡丹花瓣般美轮美奂,随著她轻盈优美、飘忽若仙的舞姿,宽阔的广袖开合遮掩,更衬托出她仪态万千的绝美姿容。众人看得如痴如醉,如梦似幻。古琴声急转开来,那少女轻舒广袖,随之旋转,愈转愈快。身姿亦舞动的越来越快,如玉的素手婉转流连,裙裾飘飞,忽然自刚刚那个银盘上翩然飞起,玉手挥舞,绸带轻扬,纤足轻点,衣决飘飘的瞬间,她又已然凌空飞到其中一个水晶银盘之上,步步生莲花般流光溢彩,宛若凌波仙子一般隔雾之花,朦胧飘渺,如烟似雾,

    她继续舞姿轻灵的跳舞,如同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如同潺潺的流水,如深山中的明月,如荷叶上晶莹的露珠,美得让人心驰神往。她灵动的在各个托着的银盘上来回荡漾,穿梭,跳跃,如若一只翩跹灵巧的燕子,又如同一只翩翩飞舞的彩蝶,时而抬腕低眉,时而轻舒云手,让笔走游龙绘丹青,玉袖生风,典雅矫健。转、甩、开、合、拧、是那样的行云流水,流利自如,真是舞凤髻蟠空,袅娜腰肢温更柔。轻移莲步,汉宫飞燕旧风流。谩催鼍鼓品梁州,鹧鸪飞起春罗袖。锦缠头,刘郎错认风前柳。这推陈出新的舞蹈,比赵飞燕当年只舞更胜一筹,大殿之中掌声四起,惊赞之声不绝于耳。

    那古琴声也十分典雅悠扬,相映成趣,那弹琴的宫女纤纤玉指拨动琴弦,与舞蹈交相辉映,行云流水般奏出优美的曲子。如同凤凰轻吟,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盘,渐渐曲调游离,轻柔美妙的琴音如烟如雨,如丝若竹,轻缓柔美,时而如潺潺流水,时而如蝶飞鹤舞,时而如狂鹰翔空,时而如黄莺啼谷,时而如风吹麦浪,时而如小桥流水,时而如雨打芭蕉,修长的玉指在琴弦下跳舞。琴音好似云雾妖娆,好似百鸟齐鸣,引人入胜,如梦似幻,醉人心扉,高山流云,古音绵长,幻化做一幅大写的水墨山水图。

    然后接下来的舞蹈表演是前朝宫廷舞蹈惊鸿舞。它是唐玄宗早期宠妃梅妃的成名舞蹈。《惊鸿舞》着重于用写意手法,通过舞蹈动作表现鸿雁在空中翱翔的优美形象,极富优美韵味的舞蹈,舞姿轻盈、飘逸、柔美。确如唐玄宗所言“吹白玉笛,作《惊鸿舞》,一座光辉”。确如唐代诗人李群玉的诗所形容的那样舞姿翩翩,美艳绝伦——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华筵九秋暮,飞袂拂云雨。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越艳罢前溪,吴姬停白纻。慢态不能穷,繁姿曲向终。低回莲破浪,凌乱雪萦风。坠珥时流盻,修裾欲溯空。唯愁捉不住,飞去逐惊鸿。唐代诗人刘禹锡也有描述——长鬓如云衣似雾,锦茵罗荐承轻步。舞学惊鸿水榭春,歌传上客兰堂暮。

    接下里还有《剑器舞》的表演,是唐代流传比较广泛的属健舞类的表演性舞蹈,为女子戎装的独舞。唐代大诗人杜甫的《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记述了他观看这个舞蹈所给他的感受:“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绛唇珠袖两寂寞,晚有弟子传芬芳。临颍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扬扬。与余问答既有以,感时抚事增惋伤。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孙剑器初第一。五十年间似反掌,风尘澒洞昏王室。梨园弟子散如烟,女乐馀姿映寒日。金粟堆南木已拱,瞿唐石城草萧瑟。玳筵急管曲复终,乐极哀来月东出。老夫不知其所往,足茧荒山转愁疾。”这个舞有跳跃,有回旋,有变化,进退迅速,起止爽脆,节奏鲜明,或突然而来,或戛然而止,动如崩雷闪电,天崩地裂,钱塘大潮,惊人心魄,止如江海波平,清光凝练,风平浪静。

    而引人入胜的《胡旋舞》则是唐代时从康国传来的民间舞,舞蹈旋转为主,故名胡旋舞。白居易的诗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胡旋女,胡旋女,心应弦,手应鼓。弦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摇转蓬舞。左旋右旋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人间物类无可比,奔车轮缓旋风迟。”那些舞女们旋转时双袖举起,轻如雪花飘摇,又像蓬草迎风转舞。她们仿佛不停旋转的罗陀一般的,时而左,时而右,永不知疲劳。在千万个旋转动作中,难辨脸面和身体。旋转的速度,如同飞奔的车轮和疾徐的旋风一般风风火火,不可一世,我突然想起了蔡依林的一首歌——《舞娘》,更能恰如其分的形容我当时的感受:“旋转跳跃——月光,放肆在染色的窗边。转眼,魔幻所有视觉,再一杯,那古老神秘恒河水,我镶在额头的猫眼揭开了庆典。为爱囚禁数千年的关节,正诉说遗忘的爱恋。听所有喜悲系在我的腰间,让那些画面再出现,再回到从前。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尘嚣看不见你沉醉了没,白雪,夏夜,我不停歇——“

    不过,接下来的歌舞在刚刚这些出类拔萃的舞蹈的映衬下,显得有些稀松平常起来,不值一提了,眼看着就快要都尾声了,突然众人发出了欣喜雀跃的欢呼声和经久不息的掌声,这是怎么回事,接下来到底是什么节目让大家如此望穿秋水呢?我的心中情不自禁的升腾起一个大大的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