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在一旁激动的嘀咕说:“要是皇儿今日在这儿就好了,他最喜欢看这个相扑表演节目了——”原来最后的压轴戏——引人入胜的相扑表演即将开始,难怪不得大家如此雀跃不已。

    一提到相扑,我的脑子里就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长相丑陋,满脸横肉,大腹便便,裸露上身,衣着甚少,奇怪盘发,肥头大耳,身高体胖,膀大腰圆,走起路来一摇一摆,威风凛凛,身上各种肉跌宕起伏,一摇一摆,蔚为壮观的两个日本大力士扭打,撞在一起格斗,极富戏剧性的景象。许多人都以为是日本的国粹,其实不然,这种类似摔跤的体育活动,其实是源于我国的,秦汉时期叫角抵,南北朝到南宋时期叫相扑,唐朝时传到日本,现为一种流行于日本,被奉为国技。

    但是在八百年前的今天,相扑却是大宋朝最流行的大众体育运动之一,风靡于大宋朝堂内外,名至实归。不但城市中有日常性的相扑商业表演,还出现了全国性的相扑竞技大赛。在汴京、杭州等城市的瓦舍勾栏,每天都有艺人表演相扑节目,并收取门票。大宋时期,连相扑高手“周急快”、“董急快”、“王急快”、“赛关索”、“赤毛朱超”、“周忙憧”、“郑伯大”、“铁稍工”、“韩通住”、“杨长脚”,都在《梦粱录》里有所提及,鼎鼎有名。甚至于宋理宗景定年间,曾有个叫做韩福的温州相扑手,因在相扑锦标赛中“胜得头赏”,得以“补军佐之职”。而且在“瓦子”的各种娱乐表演项目中,相扑表演是最受欢迎的,相扑艺人也是各种表演艺人中最多的。据《都城纪胜》、《梦粱录》、《武林旧事》诸书记载,仅临安城一地就有著名的相扑艺人五、六十之多。如撞倒山、金板沓、曹铁凛、周黑大、曹铁拳、王急快、董急快、韩铁柱、黑八郎等,这些都是摔跤好手。宋代社会喜看相扑比赛,《水浒全传》中就有详细的描写,燕青和任原在泰山庙会上相扑比赛,台下的观众有“数万香宫,两边排得似鱼鳞一般,廊庑屋脊上都坐满了”。《角力记》中记录了宋代一首《题墙上相扑画》诗:“黑汉勾却自汉颈,自人捉住黑人腰,如人要辨输赢者,直须墙隤始一交。”这首诗反映了当时不仅已广泛开展了相扑运动,而且具有广泛的群众性的。

    所以今天晚上,如此风靡一时的相扑比赛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宋代宫廷宴会娱乐的压轴节目,万众瞩目,众望所归。《宋史?;乐志》记载,“(宴会)第十九(项表演)用角觝,宴毕”。《东京梦华录》在“天宁节”亲中记载:”第九盏御酒慢曲子,宰臣酒慢曲子,百官酒舞三台,左右军相扑.宴退,臣僚皆簪花归私第。”除了皇官中的宴会有相扑表演之外,朝廷的外交宴会也有相扑比赛。《宋史?;礼志》记载:使人到阙筵宴,”凡用乐人三百人..相扑一十五人,于御前内等子差。”内等子就是皇帝御前的徒手侍卫。

    太监们忙忙碌碌,七手八脚在宫殿正中搭好了擂台,这是一块距地约1米的方形场地;土表圆圈用稻草捆做的,周围用绘有特殊图案的米袋码实,米袋之间用草绳相系。场地上还要撒盐以达到净化,神道教义认为盐能驱赶鬼魅。台的空洞里藏酒、粟子、面粉、大米、水果、盐等,以求平安。大家拭目以待,先由部署也就是裁判有模有样的在那么宣读比赛规则,在宋代,称相扑比赛的规则叫“社条”,称裁判为“部署”。他声如洪钟的说起来:“下面由小人宣布比赛规则,其中扑中最重要的规则是不许暗算,这才能保证我们今天的比赛能公平进行。相扑比赛是以巧取胜,例地就分输赢,不必一定扑杀或撺下台来。比赛中,力士除脚掌外任何部分不得触及台子表面,同时也不得超出圆圈。相扑选手可以用推、撞、顶、摔展开较量,只要踏出土表之外,哪伯是脚趾或脚后跟出界也算输;在土表内,脚底以外的身体任何地方,哪伯是一个手指着地也算失败,双方都摔出土表之外,则以先触地者为输,胜负十分清楚。今天由我们的横纲格,也就是最高级的相扑裁判以手中的“军配”也就是扇子指向的一方为胜者。交手时,不可抓对方腰以下部位,不可揪对方的头发、耳朵;不可以拧、打、踢、蹬对方,否则罚出场外——”他喋喋不休的滔滔不绝的说着,林林总总,反正就是诸如此类的一大堆规则,大家也听得心烦意乱,他却煞有其事,叨叨念念的说了半天,唾沫横飞,眉飞色舞,但是大家早已迫不及待想看比赛了,都齐声叫他赶紧别多说了,快下去,快叫相扑们出来比赛。那啰里啰嗦的裁判慌忙抬了抬手,说道:“大家别急,我还没有宣布最后的奖品,重金之下必有勇夫,不然,相扑手们如何能竭尽全力的比赛呢,比赛又怎么能精彩呢?马上,马上小人就下去,头赏者,可得奖品旗帐、银怀、彩缎、锦袄、马匹等。——”大家一阵哄笑大笑,叫声、喊声、嘻笑声一浪胜似一浪。

    在一阵哄笑声中,盈盈上来了几位冰肌玉肤的美丽宫女,在座的各位人士更是笑逐颜开,欢呼声,吆喝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而且还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我看得一头雾水,怎么肥头大耳的巨人没有上来,这几个女的到底干什么呀?我好奇的仔细打量了一下她们,只见她们的身材健硕,匀称,体格健美,皮肤呈健康的小麦色,最引人注目的是她们的穿着,在比较保守的大宋算是惊世骇俗,独树一帜了。衣服单薄,穿着清凉,只穿着色彩艳丽的紧身衣,前后两朵若有若无的透明牡丹花若隐若现,大布裹上半身加紧身短裤,曲线毕露,衣着清凉,头戴金步摇,摇曳生姿,香艳无比,曝光胳膊、后背、肚脐,吊起围观者的胃口。真的算是最早的露肚脐装了,开现代社会流行服装的先河呀,这大宋真是太大胆开放了,如果你看维密秀都面红耳赤,扭捏作态的话,那么你看这个估计更是得要眯缝着眼睛看了,就如我们现代社会各种车展女模的走秀、电视剧《武媚娘传奇》的某些镜头,露太多。估计她们是长时间在户外锻炼所练就的矫健身姿,对了,难道是来助兴的相扑宝贝儿,哈哈,这大宋还是挺新潮的嘛。。

    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她们并没有跳舞,而且直接一跃而起,上台了,她们先立下生死文书,因为在比赛中可能会失手死人,然后各占一方,按照惯例进行摩拳擦掌的热身仪式,她们彬彬有礼的张开芊芊手臂,抬起修长的大腿以示没有携带暗器,然后芊芊玉手拿力水漱口,用力纸擦身并抓盐撤在台上,表示洁净和相互尊重,然后双方对峙,两人蹲下,四目圆睁,气势逼人。最后大叫一声,不停跺脚,放松肌肉,准备厮打,原来这是女相扑赛呀,这些个貌美如花的宫女们原来都是女相扑,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实力雄厚,不可小觑,比起男相扑的比赛,更有可观之处,虽然这些女相扑手不像男相扑手那样袒胸露臂,但是穿着极节约布料的紧身衣,轻装上阵,曲线毕露,个性十足,呆会儿还要动手动脚,扭打,更是美不胜收,这些身怀绝技的“女飐”们惊艳一立,怪不得那么多人迫不及待的想看。听他们在下面窃窃私语,原来这在宫廷之中表演,自然有所忌讳,穿着还是算多了,如果在瓦舍的话,还要更胜一筹呢。

    是吗,我心下突然想起我的手机上下载《东京梦华录》及《梦粱录》等几百部古书,随时可用,所以赶紧在手机上搜起大宋女相扑起来,只见上面写着——宋代宫廷御用之相扑手,乃御前卫队左右军士,名为内等子。市井职业相扑手,则皆有名号。北宋还有小儿相扑、乔相扑、女子厮扑。宋代的艺人中还有女相扑手,临安城有女相扑手赛关索、嚣三娘、黑四姐及张椿等十人。

    女相扑表演赛确实是宋代瓦舍中很常见的娱乐节目,而且女相扑手的着装也要比中的段三娘更惹火。《日本书纪》记载雄略天皇在位曾令宫女去其裙,着以兜,令相扑之。不过和宋代相比,逊色不少。

    相扑比赛深入人心,不但平常百姓喜闻乐见,就连宋仁宗也是位资深的相扑粉丝。嘉佑十年正月二十八日,在东京最大的宣德门广场上举行百戏表演,这位皇帝不看别的,只爱女相扑表演,可见为了看相扑比赛,连皇帝都愿意屈尊驾临民间乐园“瓦子”一睹为快。他给予女相扑奖励,勉励大家再接再厉。因为宋代前期人们对妇女的身体禁忌没有后代那么严厉,宋仁宗在大庭广众之下,与与众人一道观看妇人(相扑)于前,如果文雅点的话,称其为****展示似乎未尝不可。司马光觉得这有违礼法,在《论上元令妇人相扑状》中说:“臣窃闻今月二十八日,圣驾御宣德门,召诸色艺人备进技艺,赐与银绢,内有妇人相扑者亦被赏费。上有天子之尊,下有万民之众。后妃侍旁,命妇纵观,而使妇人裸戏于前,殆非所以隆礼法于四方也。”并要求“今后妇人不得于街市以此聚众为戏”,而一些讲究高雅的士人也同样对此进行抵制,渐渐妇女裸体相扑的游戏再也不见于文献记录。

    可见我真是太孤陋寡闻了,女子相扑在当时堪称京城开封的一绝,是最能吸引看客眼球的一项娱乐表演,所以必须得赶紧观看,再过几十年,司马大叔一发怒,我就很难看到了,还是赶紧回头看相扑比赛才是正经,我赶紧把视线重新转移了回来。

    只见其中一位穿黑色紧身衣的宫女二十年纪,肌肉健硕,眼神中透着许许坚定的目光,一看就久经赛场,身经百战。刚一上场,大家就欢呼起来。她使劲拍怕手,踏步上前。另外一个穿白衣的宫女也拽双拳,摆开解数,与那女子相扑。她们的招数千变万化,变幻莫测,身法疾速如旋风一般。所以刚刚看到的《武林旧事》称她们女飚,真是名副其实,恰如其分。她们十分灵活,技艺娴熟。因为扑运动员不仅要有气力,而且还要有熟练的技巧,技巧是决定比赛胜负的关键。技术大致分为推、摔、捉、拉、闪、按、使绊等。主要用颈、肩、手、臂、胸、腹、腰、膝、腿、脚等部位,灵活运用各种技术相互进攻。不过这白衣姑娘实力不可小觑,她倾尽全力抵抗。黑衣姑娘用尽九牛二虎之力欲拿下她,无奈双方伯仲之间,随着喘息声的加重和漏钟的流逝,眼看就要以平局收场,突然间,那白衣姑娘脚底一滑,身体和大地亲密接触之下,黑衣姑娘终于不负众望,脱颖而出,比赛就这么戏剧的结束了,大家不由得哄堂大笑起来。

    又上来位身材中等的褐色衣宫女,看起来眉清目秀,却是位十足的攻击性的选手,她一上台,便迫不及待的反击来了个下马威,用她有力的右脚去钩那黑衣姑娘的芊芊细足。可是这一招对那位黑衣宫女没有效果,她技高一筹,早有所防备,凌波微步,迅速移动右脚,如同乾坤大挪移般闪到一边,褐衣姑娘落了个空,心有不甘又发动更猛烈的进攻,但都被黑衣姑娘一一挡住。褐衣姑娘有点按耐不住,她发动了最后的攻击,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顶住那黑衣姑娘的膝盖,黑衣姑娘果然中招,无可奈何的跪在地上。但她急中生智,竭尽全力对褐衣姑娘反腿一勾,褐衣姑娘始料未及,倒在地上。

    接着上来的是一位蓝衣姑娘上场,她看起来比黑衣姑娘高了一头,她们周旋了几个回合后,黑衣姑娘明显体力不支,她灵巧的绕到黑衣姑娘身后乘其不备,不等黑衣姑娘转过头,伸手抓住黑衣姑娘的细腰,使劲一抛,把黑衣姑娘重重的抛出场外,一阵热烈的掌声想起。

    蓝衣姑娘看自己旗开得胜,高兴的眉飞色舞,兴奋得不停高举起双手,向观众示意,正得意间突然听对面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原来另外一位身材无比高大,相貌敦厚的二米左右的女巨人迈着平稳的步子来到场中央。蓝衣姑娘庞然大物,不知从何下手,想从腿上下手,可是人家纹丝不动,又猛力向她一头撞去,可女巨人还是纹丝不动,蓝衣姑娘却给重重弹了回来,跌落在地。就在这时,大巨人用她厚重的大手把轻易而举的蓝衣姑娘高高举过头顶,如同举重运动员一般,蓝衣姑娘不停挣扎,想要做最后的负隅顽抗,可是,大巨人力大无穷,如虎添翼,轻轻把无可奈何狂挥乱舞的蓝衣姑娘放到场外。这是比赛中最高尚的致胜技巧叫“寄切”,相扑手抓住对方的“回”,抱起对方。而把对方抱出界线,这是更夸张的寄切,称“钓出”。大巨人接下来一鼓作气,又接连在短时间内轻轻松松战胜了好几位姑娘。

    大巨人得意洋洋,又一个小个头的绿衣姑娘悄然上台,大家发出一阵长长的叹息,估计又要重蹈覆辙,惨败而归了,没有想到她非常有技巧,躲过了大巨人好多次正面攻击,而且头脑灵活,充分发挥腿力、腰力、速度和技巧,有良好的爆发力,熟练运用寄切、抓回技术。把又高又大体重超过她两倍的大巨人耍得团团转,大家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哄笑和喝彩。最后绿衣姑娘出其不意,用右手扭住大巨人,探左手插入大巨人身后,用肩胛顶住大巨人的胸脯,大巨人头重脚轻,绿衣少女借力便旋四五旋,旋到献台边,此招技巧性非常强,类似今日日本相扑招数中的掬投。然后她开掌搏击“突张”,“控手”,这突如其来的猛烈一击,使大巨人无可奈何的押出,摔落在场外的砂座上,真是以小胜大,让人意想不到,顿时全场沸腾,欢声雷动,暴风雨般的鼓掌更是经久不息。

    随着绿意姑娘的胜利,这次饕餮的让我大开眼界的北宋宫廷宴会落下了它完美的帷幕,对了,我刚刚看女相扑赛看得忘乎所以,一看太后的位置,早已空了,我居然忘了溜走,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趁着散场的混乱之际,我找了个人多之处,想要溜之大吉,一双有力的手拉住了我,“你鬼鬼祟祟,想哪里去呀?快跟我走吧。”耳边有个幽灵般的声音在响起,回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