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纳闷,究竟怎么回事?对了,一定是我说的楼盘,世纪,平方米等现代词汇让他们莫名其妙,莫衷一是,都怪我忙里出乱,冷不丁冒出些生僻的现代词汇,可怜耗费了我一模儿多脑细胞想出来的东西,居然反应如此冷淡,正在我正左思右想之时,沉默片刻的大殿,突然掌声如雷般响起,王公大臣们向我投来无比青睐有加的目光,太后也是对我刮目相看,大家对我啧啧称道,钱大人首当其冲的说:“天啊,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丫头说得太好了,可惜老臣活了半辈子,居然今天终算是遇到老师了。太后真是目光如炬,慧眼识珠,连太后身边的一个小小丫头居然还有这样高的政治觉悟,这样的能说会道,博古通今,大宋无忧了。”

    我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哐当一声落地了,我继续滔滔而言:“我想说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大宋的货币,我们大宋虽是高度集权的国家,但全国货币并不统一,存在着几个货币区,各自为珍,互不通用。有13路(宋代行政单位)专用铜钱,4路专用铁钱,陕西、河东则铜铁钱兼用,各个货币区又严禁货币外流——”我想着这些似曾相识的宋代的行政单位,不由得想起我们现代社会公共汽车的名称。不由得哑然失笑起来,突然想起是朝堂之上,方又严肃起来:“使用纸币正可防止铜铁钱外流,小人想说的是希望以后由朝廷正式在全国范围内发行一统天下的纸币,作为官方法定的货币流通,而且非常迫切,迫在眉睫——”各位大臣们面面相觑,对纸币是什么东西,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百思不得其解。

    吕大人匪夷所思的说:“这位小姑娘,你不仅颇有头脑,想象力还很丰富,你可不可以告诉大家,你天马行空,随意一想的这个叫做纸币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吗?请问你是如何想出来的?”

    我洋洋洒洒的说起来:“其实这不是小人个人海阔天空意想出来的东西,这是因为小人出生在四川益州,而我们那里的‘交子铺’实历史上最早的货币金融机构,而在四川省会CD已经有了私交子,纸币这个东西不是我想出来的,出现在我们大宋也不是偶然的,它是社会政治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随着大宋商品经济发展增快,商品流通中需要更多的货币,而铜钱短缺,满足不了流通中的需要量。而四川“交子”的出现,便利了商业往来,弥补了现钱的不足,比金属货币容易携带,可以在较大范围内使用,有利于商品的流通,促进了商品经济的发展。

    所以纸币这种东西是在实际需要产生的。为什么会首先在我们四川产生呢?因为我们那里以铁钱为主,铁钱值低量重,使用极为不便。一铜钱抵铁钱十,大的每千钱二十五斤,中等的十三斤,而且铁钱的不方便,不只体现在每枚钱沉甸甸的体积和份量,还体现在其每枚钱购买力。譬如说买一匹罗要二万个钱,一百三十斤重,买个三四匹就得重500余金,重若泰山,我估计就是连宫中的相扑手大力士们见了都无可奈何,望洋兴叹。所以一旦赶集,那可是五花八门,五光十色,让诸位大臣看得目不暇接,眼花缭乱。有背篼背着提钱的,有双手提篮拿钱的,甚至有牛车载着满满一车钱,招摇过市,不仅不方便,还不安全。所以客观上需要轻便的货币。

    我们那里已经出现了由商人自由发行,专为携带巨款的商人经营现钱保管业务的交子铺户。CD16家官商联合用楮树皮纸印刷凭证,上有图案、密码、划押、图章等印记,面额依领用人所交现款临时填写,作为支付凭证流通。存款人把现金交付给铺户,铺户把存款人存放现金的数额临时填写在用楮纸制作的卷面上,再交还存款人,当存款人提取现金时每1000文收手续费30文。这种临时填写存款金额的楮纸券便谓之交子,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许多商人联合成立专营发行和兑换“交子”的交子铺,并在各地设交子分铺。由于交子铺户恪受信用,随到随取,所印交子图案讲究,隐作记号,黑红间错,亲笔押字,他人难以伪造,所以交子赢得了很高的信誉。商人之间的大额交易,避免了铸币搬运的麻烦,随时可用变成现钱的“交子”来支付货款。在反复进行的流通过程中,“交子”逐渐具备了信用货币的品格。后来交子铺户在经营中发现,只动用部分存款,并不会危及信誉。于是他们便开始印刷有统一面额和格式的交子,作为一种新的流通手段向市场发行。这种交子已经是铸币的符号,真正成了纸币。不过四川的交子尚未取得政府认可,还是民间发行。”

    钱大人百思不得其解的说:“那为什么还要上升到国家发行的高度,不是当地已经有了,就让他们自己好好在当地发行就好了,何必多此一举呢?”

    我耐心的侃侃而谈:“这时候的交子只是一种存款和取款凭据,而非货币,还有安全隐患。如果发行商拮据或破产便不能兑现,在现实生活中并非所有的交子铺户都是守法经营,恪守信用的,有一些惟利是图、贪得无厌的铺户,恶意欺诈,在滥发交子之后闭门不出,停止营业;或者挪用存款,经营他项买卖失败而破产,使所发交子无法兑现。这样,当存款者取钱而不能时,便往往激起事端,引发诉讼。于是,景德年间益州知州张泳对交子铺户进行整顿,剔除不法之徒,专由十六户富商经营。所以小人非常迫切的希望国家正式发行货币,可以先由朝廷在CD设益州交子务,由京朝官一二人担任监官主持交子发行,并置抄纸院,以革伪造之弊,严格把关其印制过程,必须作相关的防伪认证。刚开始不用发行太多,逐步改革,可以以四川的铁钱为钞本,小人认为首届交子可以发行1256340贯,备本钱360000贯,准备金相当发行量的28%就差不多了。此外,只从澶渊之盟后,我们大宋被辽、夏、金等这些弹丸野蛮国骚扰不断,军费和赔款开支很大,朝廷也需要发行纸币来弥补财政赤字。”

    我突然想起历史上对于大宋纸币的介绍——官交子,发行于北宋于仁宗天圣元年(1023年)的货币,曾作为官方法定的货币流通,称作“官交子”,在四川境内流通近80年。交子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重要发明,是中国最早由政府正式发行的纸币,也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早使用的纸币,比美国(1692年)、法国(1716年)等西方国家发行纸币要早六七百年。交子,是世界最早使用的纸币,最早出现于四川地区,发行于北宋前期(1023年)的CD最初交子由蜀地民间富商主持发行。《宋史·食货志》记载:“富民十六户主之。”在交子使用越来越广泛的情况下,交子具有了统一的面额和格式,慢慢为大家所接受并作为支付工具使用,从而具有了信用货币的特征,演变为铸币的符号,成为了真正的纸币。

    看来,我也无需洋洋得意,自以为是,我的倡议发现纸币只是历史的偶然中的必然,不是我的出现,也照样会有人倡议的,它是历史发展进程的必然需要。

    转运使张若谷接着说:“太后,这位小姑娘所言及是,我们本来也有所耳闻,只是觉得时机尚不成熟,本想亲自去益州一趟,调查清楚后再上奏朝廷,没想到小姑娘就是土生土长的益州人,自然清楚无比,了若指掌,还是被小姑娘捷足先登了。我们确实可以先在设立益州交子务,作为试点,发行官交子,让交子的发行权转移到朝廷的手中。不过,我们必须认识到交子的易于仿造和滥发的弱点,臣等以为这是前朝从未有之,无先例可循的事情,犹如瞎子过河,盲人摸象,所以朝廷对于纸币的发行要特别谨慎,必须完善纸币监管法律政策的出台,而我们朝廷为了保证交子发行的成功,应该深思熟虑,出台一套比较完善管理法规和政策来。“

    薛田接着说:“老臣觉得首先交子的流通期限一般以二年到三年为一界,称为兑界,期满后必须兑换为下一界交子,方可使用。创立兑界是因为交子是楮纸所制,容易出现破损和伪造品。其次每界的发行总量限定在一百二十五万六千三百四十缗,其面额通常为一贯、五贯、十贯等;第三,每印发一界交子,必须备有一定的准备金,以保证纸币能得到自由兑换;第四,禁止私人印刷交子,不仅私自印制交子的人要获刑罚,甚至连知情而使用者以及知情不告者都要牵连入狱;第五,限定流通区域,交子先限定在四川地区,后来可以扩大到陕西和京西等地。我们要注意朝廷必须有效控制纸币的发行量,因为一旦出现巨额财政开支需要时,朝廷往往不能约束自己的行为,利用手中的权力,滥用公信力,无限制地发行纸币,最终造成通货膨胀,从而使纸币丧失了信用,也就变成了废纸,就得不偿失了。所以朝廷的监管对于金融币制的稳定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此,纸币的发行和稳定势在必行,迫在眉睫,能够推动商品经济的发展,为朝廷创造了财富,对解决朝廷的一时之需具有重大作用。“

    我心中暗想:“这些古代人还真是不错,不愧为政治家,不仅敢想敢做,还思虑周全,真是些有识之士呀。而且北宋交子的命运也证明了这一点。后来大宋形式每日聚下,官府也不再遵守每界固定的发行数额,而大量超额发行。《宋史·食货志》载,哲宗绍圣年间(1094~1097年)界率赠造,以给陕西沿边籴买及募兵之用,少者数十万缗,多者或至数百万缗,而CD乏用,用请印造,故每岁书放亦无定数。为了满足陕西军情之需,多发的一次交子量竟会超过一界总量的数倍,甚至导致CD地区交子的缺乏,又要增造。其结果必然导致通货膨胀和纸币信用的丧失。纸币的分界发行慢慢成了通货膨胀的障眼法,因为每界发行新纸币,往往规定新币值旧钞一比几,比如元符年间(1098~1100年)换发时,新交子一缗要换回旧交子五缗,即新旧比价1∶5。政府的滥用信用,从而导致了交子成为其敛财的工具,交子没有了信用,也就丧失了流通的功能,从而失去了其自身存在的价值。封建政府于是用更改纸币名称的办法来掠夺民间财富。徽宗崇宁四年(1105年),令诸路更用钱引,把纸币定名为钱引,名称虽变,但其实质为敛财工具没变,甚至变本加厉。大观元年(1107年)把交子务改为钱引务,这年的发行数“较天圣一界逾二十倍,而价愈损。也就是说发行量由一百二十万缗增加到二千多万缗。而且没有准备金,不蓄本钱而增造无艺,至引一缗当钱十数。可见,价值一千钱的缗只能当钱十多个钱,纸币贬值是多么严重,看来,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我也成了萧何第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