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一道暗藏在草垛,石地下的一道黑色的巨石门吱扭一声自动打开了。一排黑黝黝的布满些许青苔的台阶突兀的浮现眼前,一步步直指下面幽深的墓室,我,流沙,小飞几个不约而同,不由自主的打开了随身携带的手机,顿时下面亮堂了许多,那些古老的台阶一览无余,也隐隐约约可以窥探的墓室的些许。小飞兴致勃勃的对我说:“这大宋的古墓就是多呀,随处可见,触手可及,而且保存完好,真是难得,主要没有古往今来积攒的那么多数不胜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不可一世的盗墓贼,所以随处可见,而且看这墓冢也建得别有生趣的样子,如此劳师动众,想必多半是个达官显要,富贾巨商之流,估计下面的奇珍异品绝对还数量可观,价值不菲。”

    我心中暗想:“小飞谙熟此道,他的猜测固然不假,不过我们的当务之急不是这些身外之物,而是要赶紧找到出口才是,皮之不存,毛将何附?”

    “大家小心前面,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流沙自告奋勇的在前面带路,一边不失时机的提醒我们小心。我们严阵以待,全部齐刷刷的拔剑出鞘,一时间闪闪发光的一大片剑光四射。

    “要是下面的墓室有别的出口就好了,那么我们一行人就有救了,就能死里逃生了。”

    “我觉得也许还有一条深邃狭长,杀机四伏的地下暗道,或者一条幽深无比,危机重重的地下暗河蔓延开来,通向别处,那些盗墓书上一般都是这么写的,大家一百个,一千万个放心,我们一定会绝处逢生的,顺利逃出,远走高飞的。”小飞信誓旦旦的说。

    “对,我觉得吧,这下面要是直接就有个现成的盗洞,我们一下去就能通向别的地方就好了。”曾吕愁眉不展的说,

    我们小心翼翼的迈着碎步,左顾右盼,惊恐不安差不多是一步一挪的向前走去,映入眼帘的是一间无比阴森恐怖的巨大墓室,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黑黢黢的黯淡无光的地面与一望无边的黑暗浑然一体,睁大了眼睛也看不清楚明白,石壁上有些若隐若现的模模糊糊的精美壁画,不高的屋顶也悬空画着些不知所云的画卷,不过那画卷人物倒是活灵活现的,特别是那一双双以假乱真的眼眸,一动不动的直视着我们,黑暗中仿佛无数双黑洞洞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你看一般,给人一种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的冷冰冰的感觉,而我们微弱的光束显得那墓室愈发的幽深了,那铺面而来的无边无际的黑暗,给人一种黑压压的乌云压顶的感觉,一股浓郁的,无比厚重,带着咸鱼,臭豆腐,腐木等各种各样的腐朽味道扑面而来,让人能深深感觉带着令人窒息死亡的气息触手可及,我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冲刺着紧张与恐慌,突然胡娇娇一不小心,咔嚓一声,不知踩着了什么东西,差点绊倒,更是吓得我花容变色,我这个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那些莫须有的东西,因为想象力太过驰骋纵横,天马行空,每次看鬼片都吓得胆战心惊,但又好奇,于是蒙着眼睛,忐忑不安的在他们背后畏手畏脚的看起来,结果每次都吓得他们够呛,他们说紫月你还好好看不看恐怖片了,那鬼都还没有出来,你惊悚的一声惨叫把我们都得魂飞魄散,还好小飞形影不离的跟在我身边,让我不那么害怕,我们把手机的光聚集在一起,仔细往黑黢黢的地面一照,这不照不要紧,一照吓一跳,我们发现她踩的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而是一堆白深深的东倒西歪的人骨,好比西游记里白骨精的失散在阴间的兄弟姐妹。再仔细一看,古老发黑的地面上各处零零碎碎分布的全是横七竖八的无比狰狞的死人骷髅,还有无数散落在四角的横七竖八,张牙舞爪的人骨,尸骨无存,完全是一大片湖光掠影的古墓尸影呀,也不知道这些白骨精同伴生前到底是可怜兮兮,身为鱼肉,任人宰割的大型祭祀的牺牲品?还是心怀叵测,不幸遇难的时运不济的盗墓贼呢?我们凭肉眼完全看不出来区分,不过兔死狐悲,只能在心中默默的为他们祈祷一番,我们千万不要像眼前的这些可怜虫,倒霉蛋一般,横死遍野,死无葬身之地啊。

    而台阶旁边的地上还有些比较新鲜的还没有彻底分解完的僵硬的发臭的尸体,他们身上残余着一些破破烂烂的衣服碎片,不过奇怪的这些人像焦炭一般,非洲黑人一样,印堂发黑,甚至浑身都黑黢黢的,那一张张完全变形的东歪西咧的大嘴巴,那一双双空洞的大眼眶,狰狞发黑的肢体,仿佛发出绝望的嚎叫,仿佛在做最后的困兽之斗,真是令人费解。

    王公子不解的说:“看这情形,难道这几个是被毒死的?生前被灌入了大量的毒药,不过为什么呢,难道这墓主人是药剂师,专门造毒的,那我们更是要小心翼翼些了?”我们正在想着王子的疑问,纳闷不已,

    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的一声巨大的闷响,仿佛是巨石哐当一声落下来的声音,我们循声听去,好像是刚刚我们下来的台阶上方传来的声响,我感觉大事不妙,大家也是同样的感受,于是心中一急,急急忙忙的飞驰往回奔去,原来刚刚那个我们进来的大黑石门已经被严严实实的重新封好,这能工巧匠精心打造的机关果然精妙无比,运转良好,它会自己重新闭合,把我们死死的封在了这里,原来死人也是会说话的,我终于明白了那台阶旁边的尸体为什么那么绝望的表情了,原来他们也是遇到了喝我们一样的境遇,最后也是无可奈何,功亏一篑。我们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乱成了一团,在门口到处一阵乱找之后,发现并没有别的机关可以打开石门,而且我们也屏气凝神的运气用大力神功使力了半天,还是无能为力,我们又被全部可怜巴巴关在深深的阴暗的墓室里,更加出去不得了。

    我们一个个都陷入到更深的绝望之中了,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我们从上面的黑衣人陷阱现在又落入现在不知名墓主人精心设计,诱人深入陷阱中,落入了这样一个双重陷阱之中,我们从一个陷阱又落入到第二重陷阱中,被包围的结结实实了,这真是瓮中捉鳖呀,我们这些傻鳖,真是鳖中之鳖,堪称鳖神呀,傻里傻气的我们就这样糊里糊涂,作茧自缚,莫名其妙的自以为是的离开了第一个陷阱掉入第二个陷阱的万丈深渊里。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