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大家早已拿出从身后拔出的闪闪发亮的一柄柄利剑,声东击西的从各个方向迎向那头怒气冲冲,跌跌撞撞的大黑熊,流沙更是积极主动,一马当先,抢在前面,他拿起他那柄上好的精雕细琢的宝剑,飞身向前,一跃而起,用尽全身力气向大狗熊的笨重的身体直插过去,可惜,那大狗熊还算聪明,它看来者不善,微微侧身一转,及时避开了。不过,它被流沙彻底激怒了,抬起头呜呜的仰天长啸,大叫一声,然后出其不意的猛的抬起前面的两条前腿,如同一个站立的披着黝黑熊皮的人一般,来势汹汹的向流沙反扑过来,它伸开它那两只锋利的爪子,如同梅超风的所向披靡,无往不胜的九阴白骨爪一般,从空中凌空劈来,劈头盖脑向流沙胸前狂抓过来,动作迅猛,一气呵成,那流沙躲闪不及,整条长长的白色袖子被七零八落的被扯下,手臂上还被那大黑熊的大爪子划下了几条长长的血口子,点点滴滴的鲜血淅淅沥沥的洒落在地上,绽放出朵朵鲜艳的花朵,那大狗熊欢天喜地,兴高采烈的嗷嗷直叫,不过流沙疼得直哆嗦,他紧咬牙关,微微退后十几步,以求安全,曾吕更是在一旁急得吹胡子瞪眼的,急急忙忙用芊芊细手拿着闪闪发亮的淑女剑向大黑熊冲过去,挡在流沙前面,大家也是急了,一起朝着黑熊狂奔而去,剑头凌空而下,俯冲下来,那把把闪闪发亮的宝剑一下子齐刷刷的插进黑熊的后背,疼得它跪地打滚,不过这熊也不是善罢甘休的善类,它还在继续负隅顽抗,又挣扎着立起身来,手舞足蹈的用它梅超风般锋利无比的爪子在空中一阵乱画,那些还没有来得及解开绳索的马匹,不能自由自在,惊慌失措的乱跳,躲闪不及,不幸被大黑熊的利爪劈中,躺倒在地,那黑狗熊忘了刚刚的疼痛,它又开始,自鸣得意,得意洋洋的咆哮起来,刚刚的暂时失利不值一提了,它继续精神抖擞,用胖乎乎的熊爪把那些利剑一把拔出来,开始继续开始大发神威,它横冲直撞的追赶我们起来,手忙脚乱的伸出胖乎乎的熊掌声东击西,好几掌都重重得打到洞口的墙壁上,一堆堆的斑驳的黄土哗啦啦的掉了下来,厚重的灰尘扑面而来。

    它又不顾一切的向王公子横冲直撞的扑了过去,还好那王公子身体轻盈,轻功了得,他灵活的起身飞起,轻轻一跃,可就在墙上飞檐走壁起来,逃开它致命的一击,然后王公子不甘示弱的反攻过去,跳到大狗熊的身后,稳稳当当的落地,紧接着王公子又如同白鹤般纵身跃起,动作矫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电闪雷鸣一般,迅速拔出手中闪闪发光的宝剑向大黑熊的屁股狠狠的刺过去,剑法使得轻灵飘逸,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干净利落,真是赏心悦目,不过大家也没有时间仔细欣赏了,那熊躲闪不急,屁股正中一剑,疼得哇哇大叫,杀大狗熊一个措手不及,那大黑熊红通通的眼睛冒着寒光,但是它感觉这个王公子武功高强,于是调转熊头,把目光转向瘦弱的胡娇娇而去。

    它虽然出手虽快,在空中一阵疯狂的乱抓乱打,胡娇娇虽然武功平平,但是倒是灵活,她轻盈一跃,就避开了那笨头笨脑的大黑熊的猛烈攻击,那大黑熊声东击西的扑了好几次,都被落了空,它只好不甘心的低吼了几声,怏怏不乐的推到一边,若有所思的准备瞄准下一个目标。

    我们看它准备各个击破,于是眼神交汇,互通神色之后,一起发起了总进攻,对它可谓是致命一击,一时间刀光耀眼,刀剑齐下,飞檐走壁,十余件兵器齐向它砍去,每个人轻功了得,剑法精湛,出手不凡,四面八方向大黑熊各个击破,剑气森森,真是气贯长虹,那大黑熊节节败退,颤巍巍的摇摆了半天,终于庞大的身体无助的瘫倒在地上,奄奄一息,手足无措,束手就擒,鲜血直流,不过它仍旧心有不甘,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流沙又及时补上了一刀,刀光如寒星一闪,这只负隅顽抗到底对大狗熊终于咽了气,终于惨死在我们的利剑之下,我们打得筋疲力尽,气喘吁吁,但还好有惊无险,曾吕感觉给流沙细细的包扎好伤口,大家如释重负的同时感觉到无比饥肠辘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