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飞又在佛塔里面顺藤摸瓜的找到了王大龙老先生留下的下一处详细地址,曾吕也不甘示弱的布我们的后尘,拿了我们早已准备好的留在佛塔里面的东西,如愿以偿,只见上面写着下一处地方,我们知道目的地后便心满意足的和大家一路往西而去,没有想到在黄色的风沙中走了半天,前面又出现了一座美轮美奂,如梦似幻,赏心悦目的古国,如同海市蜃楼一般就那么突兀得出现在我们面前。这座古城的遗址位于尼雅河末端已被黄沙埋没的一片古绿洲上。古遗址散处掩坦在古尼雅河谷的沙丘链之间,以佛塔为中心,呈带状南北延伸25公里,东西布展5~7公里。在这片狭长区域内,散布着规模不等、形形色色,美轮美奂,错落有致,密密麻麻的众多房屋遗址、场院、墓地、佛塔、佛寺、田地、果园、畜圈、渠系、池塘、陶窑和冶炼遗址等。我们走在这座沉睡了1600年的古城里,有种“消失了时间观念的奇怪感觉“,我们相信自己正走过“某个古时的村庄,走在整整1600年以前的乡间小路上“。当沙漠里的狂野肆意而张牙舞爪的风吹起地面上的斑斑枯叶,我们甚至觉得它们就是刚刚从那一簇簇散立的枯树上翩翩落下的,甚至还残留着这里最后的居民踩过的那一丝丝足迹,感同身受。

    我们迫不及待,如饥似渴的在这座古城里边寻寻觅觅,东找西找,想要寻找到更多的古迹,不过当我们深入其中的时候,我们还是被里面的所见所闻惊讶得目瞪口呆——当年的重重叠叠,密密麻麻的文书还完好无缺地封存在这些金碧辉煌的屋子里面,储藏室里厚积的一堆堆还隐隐约约散发出清香味的大颗大颗饱满的谷子呈现出橙黄的黄金般的金灿灿的颜色,金碧辉煌的房厅屋宇的美轮美奂的大门还是那么的紧紧的关闭着,如同前一秒还有人还在里面一般,不过仿佛刚刚才悄无声息的离开这里一般,时空仿佛在这里停止,凝固了一般。我们寻寻觅觅了半天,终于发现了英国探险家斯坦因也在尼雅遗址中看到的佉卢文字和汉文书写的木简、羊皮文书,特别是一块古老的藏有带字的古香古色的木板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引人入胜。具有深厚文字功底的小飞一眼就辨认出木板上的字是失传已久的印度孔雀王朝时代的古文字--佉卢文。这自然也是出于他相关专业知识的需要,必须要下一番苦功夫才是,他洋洋洒洒,滔滔不绝的告诉我们佉卢文最早起源于古代犍陀罗,是公元前3世纪印度孔雀王朝的阿育王时期的文字,全称“佉卢虱底文“,最早在印度西北部和今巴基斯坦一带使用,公元l-2世纪时在中亚地区广泛传播。公元4世纪中叶随着这个王朝的不幸灭亡,神秘的佉卢文也随之消失了。18世纪末的佉卢文早已经成了一种无人可识的死文字,直至1837年才被英国学者普林谢普探明了佉卢文的奥秘。王公子又喋喋不休的说道这块木块上面提到了当地的名称“cad'ota ”凯度多。而汉文里的精绝正是cad'ota的译音,所以这里原来就是精绝古国四个大字。这可是沙漠里的东方庞贝古城呀,这真是伟大的发现呀。我心中一动,心花路放的想真是太好了,这次真是太顺利了,不费吹灰之力就把王大龙老先生交代给我们的下一处地方给找到了,真是天助我也,皇天不负有心人,真是太开心了。

    而且我们所到之处全是数不胜数,不计其数,美轮美奂,流光溢彩的古老无比的文物,这些东西可真是价值连城,不可估量,稍微拿一件回现代社会就是一座别墅,十几辆跑车,看得我们大家是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心花路放,眉开眼笑,有成百上千的佉卢文木牍、好几十件汉简及其他如做工精致,美轮美奂,精雕细琢的各式各样的汉代铜镜、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铜钱、各种各样形态各异的丝竹管弦乐器、闪闪发光的弓箭、流光溢彩的玻璃器、珠光宝气的水晶饰物、古香古色,华丽无比,栩栩如生,精雕细琢的木雕、薄若蝉翼,镶金嵌玉的丝毛织物、美轮美奂,花团锦簇的地毯、古典大气,造型独特的漆器残片等珍贵的文物,真是保存得太完好了,真是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